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番外 作者:谈初(五)

字体:[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思及此, 郑容顿时肃然起敬。
  作为一名油画家, 他同样也曾呕心沥血, 耗费整整三年的时间, 只为画出自己心中的艺术品,也正因如此,他比任何人都能明白,想要完成《老人与海》这样的作品,究竟有多么的艰难。
  但, 这才是一名艺术家该有的态度!
  无论《老人与海》的实际内容如何, 至少, 就制作组在制作动画时禅精竭虑的态度来说,这部动画完全配得上压轴的地位!
  目光不经意间再度瞥过坐在前排的牧宿星,郑容心中暗暗点头。
  前段时间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 他也是知道的。虽然他并不会因为网上的新闻, 就对一个人的为人下结论, 但也确实因此而对牧宿星没什么好感,以至于在发现《老人与海》成为了艺术节的压轴之作后, 这种没什么好感, 更是进一步化作了不喜。
  然而在瞥到《老人与海》的实际画面后,郑荣却对他改观了。
  在如今这个时代, 商品可以造假,脸蛋可以造假, 新闻可以造假, 然而一个人的勤奋与努力, 却是骗不了人的。
  以制作组的名单为例。
  在艺术圈里,一直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当某一个演出或某一个作品,是由一个团队完成的时候,那么在正式的大名单上,名单的顺序,通常都会按照每个人对于这项作品做出的贡献高低来排列。
  在方才的制作人名单中,牧宿星的名字,赫然被排在了第一位。
  而那些排在他身后,无一不是动画圈大名鼎鼎的老前辈。郑荣可不认为,这些老前辈会因为什么其他莫名其妙的理由,就将第一位的位置让给牧宿星。既然如此,那么其中的答案便只剩下一个——
  在《老人与海》这部动画中,牧宿星并不是作为被前辈带来镀金的小角色而存在的,或者说正好相反,他才是这部动画项目组中真正的核心!
  一个年纪轻轻,便在商业动画上登峰造极的年轻人,却能够丝毫不受物质环境影响,像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一般沉下心来,为一部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实际收益的艺术动画禅精毕力,这样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是网上所说的,沽名钓誉之辈呢?
  当然,对于一部艺术作品来说,载体与方法都是其次的,最重要的,还是作品背后所蕴含和代表的,创作者的表达。
  只是不知道,这部动画的精神内核,是否与它的外表同样震撼人心呢?
  郑荣开始有些期待了。
  偌大的怀江大剧院内,有人看得认真,自然也有人看得漫不经心。
  在动画刚刚开始的时候,年轻的记者其实还是看得很认真的。
  俗话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他即使想事后在报刊上拿这件事做文章,那也得先看看《老人与海》的实际内容不是?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部放在缪斯艺术节上的压轴作品,居然能无聊到这种地步!
  他跟着其他人看了一会儿,然而不到三分钟,他就开始昏昏欲睡了。
  就这?
  他自认也算是有一定艺术鉴赏水品的人了,此前他跟着参加其他艺术类采访时,也是见过世面的,那时好些艺术家在采访结束之后,都会夸奖他问得有水平,他还当这部《老人与海》至少有两把刷子呢,结果就这?
  这不是赤裸裸的黑幕是什么?
  想到这里,记者也懒得再往下看了。为了避免自己因为这部动画的催眠而睡着,他干脆在脑内思考起回头要写的新闻稿来。
  也正因如此,他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些此前还以异样的目光看待这部动画的艺术家,这会儿身体已然是控制不住的前倾,一改此前的冷淡,脸上略有些漫不经心的神情,也被全神贯注所替代。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海浪声,结束字幕的播送后,动画的镜头很快便由小海港的全景,转移到了动画的主人公身上。
  这是位非常憔悴的老人,他看起来瘦骨嶙峋的,黝黑的脸上满是风霜和劳累的皱纹。而这样一位生活在以捕鱼为主要行业的海港里的老人,却已经连续整整八十四天,没有捕到任何鱼了。
  再一次一无所获的老人爬上岸,相识的孩子则替老人拿鱼钩和鱼叉,两人一边往回走,一边说着话。
  “有锅鱼煮黄米饭。要吃点吗?”
  “不。我回家去吃,要我给你生火吗?”
  “不用。过一会儿我自己来生,也许就吃冷饭算了。”
  “我把渔网拿去好吗?”
  “当然好。”
  很繁琐的一段对话,却看得众人眼前一亮的同时,一颗心也跟着不觉沉重起来。
  眼前一亮,是为这部动画精确而真实的刻画,不过寥寥几个镜头,几句对话,便将老人的姓格,与当下的处境,尽皆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这心情的沉重,自然则是为了老人当下所面临的窘境了。
  看起来,两人之间的对话似乎没有任何含金量,但跟随着剧情一路看下来的众人却知道,老人一贫如洗的家中其实并没有所谓的鱼煮黄米饭,而那张更容易捕鱼的大网,也早在那段捕不到鱼的日子里,因生活所迫,而不得不转手卖给了别人。
  这看似平淡又简单的对话,其实也不过是两个明知真相的人,自欺欺人般随口扯下的谎。
  王婵沉默了。
  寻常的观众,或许还会为这个剧情感到莫名其妙,出身农民之家,从小没少吃过苦头的王婵,却绝不会这么想。
  她是经历过类似的岁月的。
  明明家中一日三餐的食物与猪食无异,并没有任何稍微好一点的食物。每天日常里偶尔聊起吃饭的话题时,却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这个说,今天中午吃红烧肉吧,那个回说不行,最近减肥,下次吧。
  听起来似乎很可笑,可对于那一年收成不好的他们一家来说,这种在外人看来毫无意义、自欺欺人的谎话,却是支撑他们那段岁月的一点微末的力量。
  而眼前这部动画,却描绘得那样细腻、那样真实,以至于她几乎立刻就想起了年少时的岁月,整个人都无法抑制的开始为动画中的老人担忧起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