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番外 作者:谈初(四)

字体:[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悲伤的气氛并没有在食堂内持续太久。
  向来温和微笑着的老奶奶皱起眉头, 显然是对这个话题有些不高兴了,她训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这是把七夕和鬼门开给混在一起了吗?”
  老头子没有说话。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目光一瞬不瞬的盯住眼前的餐盘,镜头一转,也跟着落在放大的豆腐料理上, 就在罗高峰以为, 他是在发呆的时候, 老头子忽然开口:“话说今天早上啊,我梦到那个家伙了。”
  “你是在说谁啊?”
  “就是小樱的梦啊,”他说:“从远远的地方传来做味噌汤的声音,接下来就听到叫我起床的声音,像是‘爸爸你到底要睡到几点啊’这个样子。”
  然后梦就醒了。
  上了年纪的老人在黑暗中慢慢睁开了眼,下意识从床上坐了起来, 本能的抬起头, 往厨房的方向看去。
  可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 当然也就不会有味噌汤煮沸的声音。
  “自从那家伙嫁出去之后,已经有好一阵子了呢。”老头子这么说着, 语气里竟有些自嘲:“真没想到我竟然也会做这种娘娘腔的梦, 年纪大了还真是糟糕啊。”
  “那时候真漂亮呢, 小樱那个出嫁的礼服…。”老奶奶说:“时间过得真快…已经有几年了,自从那事?”
  “…差不多五年了吧。”
  原来是这样。
  罗高峰思索着。
  难怪交警会管老头叫“爸爸”, 想来也是, 能够以父亲相称的, 除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不就只剩下妻子的父亲了吗?
  动画的剧情仍在继续。
  屏幕里的时间借日月交错的分镜不紧不慢的诠释着,罗高峰也在情节一点一点的发展中,渐渐理清了第一个小故事的情节脉络和人物关系。
  食客之一的老头子姓格固执,在昭和食堂不远处经营着一家钟表店,因为钟表店里没什么客人的缘故,近来晚上的时候常常连灯都不开了,理由是“反正也没有客人”。
  食客之二的年轻人是位热情负责的交警,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但谈到交通安全相关的问题时就会摆出一张严肃的脸,关心老头子,却又时常因为未知的理由忐忑着,即使是在昭和食堂里,也始终没有和对方碰过面。
  尽管交警在老奶奶跟前提起老头子时,用的是“爸爸”这个称呼,但两人实际上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父子关系,联系固执老头与年轻交警的,并不是不存在的血缘关系,而是老头子的女儿,也就是交警的妻子,小樱。
  那么小樱去哪里了呢?
  罗高峰看向手机屏幕。
  和他所预料的一样,随着固执老头起身离开,紧接下来的情节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交警的场合。
  时钟在斜阳的余晖下不紧不慢的走向晚上七点,老奶奶将桌上残留的餐具一一收起,带到柜台后清洗干净,而后整齐的放入橱柜之中。等她忙完手上的工作,目光无意中落到食堂内最后那个人身上时,年轻的交警已经低垂着头,对着桌面看了很久了。
  “怎么了呢,就这样呆坐着。”老人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和,那是一种历尽千帆,逐渐沉淀下来的长者固有的温柔,目光顺着年轻人的视线下移:“那个、是照片吗?”
  “…是的,”交警说:“是几年前去旅行时的一张照片,和太太一起的…”
  将年轻人跟前的餐具也一并收拾起来,一眼认出照片中的地点,老奶奶笑起来:“这应该是箱根吧?那是个好地方呢。”
  被长者的笑容所感染,交警也跟着露出一个带着点腼腆,却又柔软的微笑:“是的,很好的地方。我们两个从车站坐着巴士到达旅馆,一路上很颠簸,抖到我们怕咬到舌头,硬是一句话也没说上。”
  “哈哈哈。”
  两人平淡的闲聊间,动画的镜头也适时的转移到了青年手中的照片上,装订工整的相片集中,一朵漂亮的樱花标本就这样被小心翼翼的夹在其中,不偏不倚的抵在照片中女孩灿烂的笑脸旁。
  “这个是押花?”
  “是的。因为刚刚好是个樱花飞舞的季节,”交警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神情,眼里却蕴着柔软的笑意:“‘在工作的时候,就请把这个当作是我’她是这么对我说的。”
  和老头子截然不同的态度。
  一个谈起有关妻子的过往,便是满脸幸福又温柔的笑,另一个谈起女儿时,那张向来冷峻的面孔上,却也会闪过近乎难过的神情。
  但罗高峰却清楚的明白,两人的实质,其实是一样的。
  看起来似乎只有老头仍沉浸在失去女儿的痛苦之中,并因此而对生活本身失去了热情,其实却并非如此。
  只是两人表达情绪的方式不同而已。
  固执的人变得更加固执,就连自己的身体健康问题,似乎也不再重视。好脾气的那一个看起来仍然是热情洋溢的样子,在提到妻子的时候,却很少会悲伤,反而会露出非常温柔,又有些傻乎乎的表情。
  这让罗高峰的心情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正如同这部动画本身所标榜的“平淡”一样,整个动画在情绪的表达上其实是很含蓄的,并没有过多的渲染某种特定的情绪,然而就是那么些看似微小的细节,便足以让罗高峰明白:这个被交警所念叨着的,可爱的妻子,恐怕已经去世了。
  考虑到交警在谈到交通安全上的问题时,过分严肃的态度,这个去世的理由,恐怕就与此相关。
  如果动画明确的表达出交警的悲伤,罗高峰或许还会好受一点。
  可偏偏这部动画根本就没有刻意营造悲伤氛围的意思,即使交警偶尔会露出难过的神情,却也仅仅只是一瞬,很快就会做出一副精神抖索,认真工作的样子,抑或调转话题,认真的和老奶奶谈论起其他的事情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