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和锦鲤殿下结契后我暴富了[穿书] 作者:灰剑如羽(下)

字体:[ ]

 第五十章 
  门打开, 杨威表情僵硬地叫了声:“容少,你怎么过来了。”
  他想扯下唇角,却发现有些困难。
  容橙是自己上来的, 秦灵均原本要跟,被他拒绝了。
  最后只能妥协等在楼下,但是十分钟不上下来,他们就会上去。
  “不请我进去坐一下吗?”
  “好, 请进。”
  将容橙让进屋里, 杨威去倒水,容橙注意到房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束干花的枯枝。
  也有不少女性用品。
  “你一个人住吗?”容橙接过水杯,撞似无意的问。
  杨威抿了下唇:“和我母亲一起, 她刚好出去了。”
  容橙将杯子放到桌上:“我刚从店里回来, 有点事情想问你一下。”
  杨威不自觉地绷紧:“什, 什么事?”
  “听说上一批货,是你独立完成的,连包装都是,怎么那么急?”
  杨威看着容橙脸上的笑, 表情难看的要命,他知道容橙已经知道了,说这些不过是在等他的一个解释。
  就算到最后,这个人还在给他留脸面, 只是:“对不起,容少,真的对不起, 我对不起你,可我真的没有办法。”
  见他终于愿意开口,容橙松了口气:“杨威你母亲真的只是出门了吗?”
  “不是, 她被绑架了,对方威胁我,我没有办法,我母亲养大我不容易,我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容少你可以惩罚我,但是我求求你救救我母亲可以吗,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容橙来的路上已经大体猜到对方做了什么。
  “对方是谁?”
  杨威摇头:“我不能确定,但是我猜应该是花溪,通话时,对方说漏一次嘴,我记住了。”
  容橙点头:“愿意和我去警局吗?”
  “可我母亲……”
  “放心,殿下的人已经找到你母亲的位置,正在施救,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杨威显然没想到会这样,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真的吗,容少,谢谢,太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我也是为了我自己,走吧。”
  没有再多说什么,杨威跟着容橙一起出来。
  上车后,秦灵均抓住容橙的手,无声地握在手里。
  仿佛这样才能安心。
  将杨威送到警察局的路上,容橙收到顾烨发来的消息,杨威的母亲被营救出来,只是受了点惊吓,其余并没有受伤。
  杨威在听见母亲声音后,痛哭出声。
  将杨威送进警察局,容橙没有跟上去,杨威在下车后,对着车门深鞠一躬。
  容橙心里有些复杂。
  “别想了。”
  即便容橙没有说,秦灵均也能感觉出来,在杨威这件事情,容橙复杂的心情。
  容橙叹了口气,没让自己沉浸在这种情绪中太久。
  “走吧,我们一起去花溪。”
  秦灵均将他的疲惫收入眼中,虽然心疼,却没有拒绝:“好,我陪你。”
  林恩听着下属回报,忽然笑起来,让原本就发抖的下属,脸色更苍白。
  “一群废物,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是属下无能,属下考虑不周,没想到他们会反应那么快……”
  “失败就是失败,还有脸狡辩。”
  林恩一改往日的温和,阴沉地脸:“出去,他们应该快来了。”
  属下不知道这个“他们”是谁,识趣的没有多问,转身退出去。
  不久后,看着从悬浮车上走下两人,瞳孔皱缩了下。
  林恩看着进来的容橙和秦灵均,重新扬起笑容:“两位殿下莅临真是寒舍蓬荜生辉。”
  秦灵均冷淡地扫过他,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容橙简单打量了一番这里的环境:“怎么不见戚鹤殿下?”
  没想到他一开口就问戚鹤,林恩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殿下公务繁忙,岂能总和我在一起。”
  “我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容橙转头对他笑了下,“我听说了点事情,和花溪有关。”
  “哦,什么事情?”
  “林先生应该有关注最近容氏发生的事情吧,他们说是你做的呢?”
  林恩忽然笑起来:“容少相信了?”
  “相信了,因为你确实有这个动机。”
  林恩没想到容橙这么直接,脸上的笑有些龟裂:“要是没证据,我们花溪可是很无辜的。”
  “证据吗,当然有,刚刚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个熟人。”
  “熟人,容少在我这里还有认识的人吗?”
  “说来也巧,前不久才认识。”
  说着容橙从兜里取出一张纸打开,那上面是张父口述,画师画的人象。
  清晰的线条映在白纸上,勾勒出的人脸,与刚刚从他这里离开的下属,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其实刚刚来的时候,还不敢确定,直到进门的一瞬间,林先生让我看见了惊喜。”
  林恩已经不笑了,静静盯着容橙手中的那张画,似乎在思考着开脱的理由。
  “容少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张画?”
  “当然是从受害者的手里,他们虽然不认识他,但好在都还记得他的脸。”容橙笑着将画放在桌上,“我想林先生可能是不知情的,你的下属也可能是对您太忠心了,看不惯花溪一直被容氏打压,所以才背着你做了这么多事情。”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