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穿成翻车的绿茶Omega海王以后 作者:孤注一掷(下)

字体:[ ]

 第51章 令人发指的牧星昼
  不管怎么说,薄郁还是脱下白大褂,去了牧星昼的病房。
  说是病房,研究院也不同于一般的医院,研究员医生老师比病人多,身份特殊的牧星昼的病房当然也和一般的病房不一样,不仅是房间内陈设不一般,位置也独树一帜,环境清幽,远离
 
实验区。
  薄郁站在房间门口,果然看到里面的陈设和他之前在牧文原的屏幕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简洁冷淡的软装,没有任何多余物品,显得空旷,像是身处太空一样。
  这就算了,躺椅上微微侧对窗户的人,都保持着和照片里一样的姿势,几乎没有变过。
  薄郁在门上敲了三下,但牧星昼毫无反应。
  “睡着了吗?”
  A4纸:【没呢,他醒着呢,单纯就是不理你。】
  薄郁和A4纸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牧星昼的躺椅朝着窗户那一面,摆放着一个冷白色的茶几,上面放着一盆水生植物,开着星白的小花。
  薄郁并不认识这种植物,但有些好奇,牧星昼是在看窗外还是在看这盆花?
  直到他绕到牧星昼正面,看见牧星昼的脸,薄郁微微呆住。
  之前在照片上还只是觉得熟悉,这会儿面对面才发现,牧星昼长得和牧月森真的很像。
  打眼一看,让他想到当初在医院花园里第一眼看见牧月森。
  但多看几眼就会发现,他们并不像了。
  牧月森眉眼清雅,气质自律,带着轻微的洁癖。
  牧星昼则不然,看见他就像是瞬间置身雪域那种清冽的冲击力。
  不是冰冷,他一点也不冰冷,只是安安静静,静得让人觉得圣洁。
  牧月森只是轻微的洁癖,他是不接地气的纯净。
  让人想到古装片里不喜不悲,高高端坐,被教众狂热信仰崇拜的圣子。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古装片里的圣子,百分百不是什么正经教派,一般都叫魔教,纯净至极,但本质邪魔外道
 
  牧星昼给薄郁的感觉,就是近乎神性的纯净,却至纯近邪。
  他躺在那里,像是在发呆走神,一般人发呆会显得面目呆滞,双目无神。
  牧星昼不同,他只是很静,让人觉得圣洁不敢亵渎的静和净,那双毫无波动的眼睛,清澈莹润,像是传说中精灵的圣泉,世界上最好的宝石在他面前也会黯然无光。
  这是薄郁第一次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这种二次元漫画里才存在的冲击和矛盾的气质,就像是突然被扔到雪域一样,让人窒息喘不过气。
  A4纸也小心翼翼的,和薄郁一样呆呆的。
  “你是谁?”
  薄郁微微回神,左右看了一眼,并没有人。
  他不得不得看向唯一躺在那里的活人牧星昼,但对方和刚刚一样,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看他,在专心地看着那盆花发呆。
  刚刚说话的声音干净简洁,不带丝毫情绪。
  【就是他说的,】A4纸大气不敢喘,【他说话的时候就嘴唇轻微地动了一下。】
  薄郁缓慢地挪动了一下脚步,走到牧星昼能看到的那一侧。
  他控制语气恭敬,说出之前想好的身份设定:“主人,我是你的AI管家。”
  牧星昼失忆后不是排斥任何人吗?有记忆的时候也敏感多疑,那他干脆就假装是AI好了。
  听到薄郁的话,一直静止着的牧星昼微微动了,他终于转动尊重的脖颈,朝薄郁看了一眼。
  然后,缓缓朝薄郁伸出手。
  薄郁:果然,听到我是AI就放下戒心了。
  薄郁立刻恭敬地握住牧星昼伸出的手,让他借助自己的力量起身。
  牧星昼握着薄郁的手,牧星昼微微起身,牧星昼朝薄郁倾靠,牧星昼那副纯净圣洁,仿佛让人碰一下就像是亵神了一样的完美无瑕的脸,靠近薄郁的手,牧星昼的唇落在薄郁的手背。
  然后,他微微张开嘴唇,咬在了薄郁放在他掌心的手背上。
  薄郁:“!”
  任何人都能一言不合就咬人,但是,一个看上去那么圣洁神性的人,怎么能二话不说就咬人?!
  薄郁倒吸一口凉气,匆忙抽出手,看着手背上微红整齐的牙印,瞪大眼睛,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被咬疼了,还是因为受到牧星昼居然咬他的冲击刺激太大。
  “你干什么咬我?”薄郁睁大眼睛看着他,惊讶不解地控诉。
  但,始作俑者罪魁祸首已经再次躺回了那里,微微侧首,用刚刚发呆时候一样纯净圣洁的面容和眼神,静静地看着他。
  “很疼吗?”
  薄郁:“废话,都有牙印了,你伸手被我咬一下看疼不疼?”
  牧星昼轻轻地说:“哦,不是说是AI吗?为什么会疼?”
  薄郁蹙眉,理直气壮:“是最高级的类人AI啊,不只是会疼,再用力咬一阵还会流血呢!”
  牧星昼眨了一下眼:“是这样的吗?抱歉,我失忆了。”
  他语气平静简洁,当然不会真的抱歉。
  薄郁看着发红的牙印,心情无法平复:“根据主人失忆前的本性,我合理怀疑你并不是真心的。”
  A4纸第一时刻就给薄郁按摩涂药,谴责着:【这个牧星昼真是太过分了!】
  其实疼倒是不疼,主要是太过意外令人惊吓。
  牧星昼幅度很小地皱了一下眉,静静地看着他:“那你想怎么样?”
  薄郁面无表情看了他一会儿,牧星昼神情纯净,那种淡然的圣洁,并不是婴儿一样空白的懵懂。
  “医院的医生说,你从醒了以后就一直不配合,保持一个姿势发呆走神,你在想什么?”
  牧星昼:“如果我回答了,你就会不生气了吗?”
  薄郁想了一下:“会少生气一些。”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