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 作者:噤若寒单(上)

字体:[ ]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作者:噤若寒单
 
文案:
  纪宣灵重生在了明和九年。
  这一年,他与摄政王势如水火,朝堂上两派人斗得热火朝天。
  但谁也不知道,这位摄政王费心费力的扮演乱臣贼子,是为了替他肃清朝野,赚一个海晏河清。
  悔恨交加了数年的纪宣灵再见到心心念念的皇叔,犹在梦中,不小心做了些情不自禁的事。
  结果第二天醒来,云幼清便给了他一巴掌,冷酷无情:“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纪宣灵嘴上:都依皇叔的。
  心里:幼清真辣!
  从这天起,羽翼渐丰的年轻帝王又变回了小粘人精。
  正当手握剧本的纪宣灵每天盘算着怎么把人拐回宫的时候,摄政王的肚子却一天天鼓了起来。
  云幼清:???
  纪宣灵:!!!
  殚精竭虑的右相每天:“陛下,摄政王狼子野心,愈发不将您放在眼里,不可不除啊!”
  纪宣灵:没关系,幼清把我放心里就行了。
  事后知道真相的右相:……我为陛下的江山兢兢业业,你们却在背地里暗度陈仓,这些年,终究是错付了!
  *年下生子,双视角偏主攻
  *攻受没有血缘关系
  *披着权谋皮的感情流,逻辑硬伤求轻喷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宫廷侯爵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宣灵,云幼清┃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表面君臣,暗度陈仓
  立意:惩奸除恶,肃清河山
 
第1章 
  天色微明,晨间的湿气尚未完全褪去,沾了露水的花骨朵争相吐蕊,呈现出将开未开的姿态。
  外头传来不知什么鸟的清啼,一声接一声,唤醒了沉睡中的纪宣灵。
  他向来浅眠,睡醒后如此头昏脑涨倒是头一回。
  纪宣灵撑着床榻坐了起来,脑袋仍是一阵阵的疼。正准备唤人进来服侍,看到周遭的摆设后,心里却「咯噔」一下,霎时警觉起来。
  他昨晚分明在摄政王府悼念皇叔,怎会突然到行宫里来?
  不及他深思,身侧突然传来另一个人轻声细吟倒吸凉气的声音。纪宣灵惊恐地扭过头去,这才发现被褥里居然还躺了一个人!
  惊吓太多,纪宣灵险些忘了该如何思考,只能僵坐着看眼前的人艰难爬起。
  被褥滑落下来,披散着头发的美人香肩半露,细白的皮肤上尽是些不可言说的痕迹。纪宣灵看得出了神,直到美人抬头露出微红的眼眸,这才慌忙闭上了眼。
  这个梦居然还没做完。
  纪宣灵想。
  且这梦实在太过美好,好得教人不愿醒来。
  他甚至在这场梦里,有些情不自禁了。
  按下心中翻涌的情绪,纪宣灵睁开眼与之对视。
  四目相对,他心情复杂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皇叔……”
  听到这个称呼,云幼清整个身子颤了一下,仓惶地从凌乱的床榻上寻了件衣物披上,遮住浑身的暧昧。他试图越过纪宣灵逃离这令人尴尬的地方,岂料刚一动作,便因腰间的酸软又跌了回来。
  纪宣灵眼疾手快将人接住,一声「皇叔」还未出口,怀里的人便如见了洪水猛兽般推开了他,随后一个清脆无比的耳光落到他金尊玉贵的脸上。
  “啪!”
  响亮的一声显得空旷的寝殿更为寂静了。
  真疼啊,纪宣灵捂住了刚刚被扇的地方。
  这竟然不是梦。
  他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半晌,企图找出一丝破绽,可怎么看,这都是他已故六年皇叔的模样。
  “陛下自重……”大约是他的目光太过灼热,云幼清不甚自在的撇过脸去,说话的声音略有些喑哑。
  他没有心情计较自己打了当朝天子一巴掌究竟是什么罪过,毕竟摄政王与陛下不和,表面君臣,上下皆知。
  大不敬的事,他做的多了去了。
  纪宣灵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口中干涩,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殿外的鸟雀欢快的叫了两声,衬得沉默的二人更为尴尬了。
  正在这时,内侍总管陈岁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在殿外响起:“陛下,车马仪仗已经备好,右相差人来问,何时启程回京?”
  行宫,右相,早已告老还乡的陈岁,还有他死而复生的皇叔。最后再加上昨晚隐约听见的宫宴丝竹声……
  纪宣灵瞬间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眼浑身僵硬的云幼清,随口将人打发出去,“天色尚早,一个时辰后再出发。另外,今日不必让人来伺候了。”
  云幼清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不说他现在这副模样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光是摄政王与陛下同塌而眠这件事,就已经足够让人惊悚了。
  他不怕得罪纪宣灵,但他怕被人瞧见。
  云幼清定了定心神,冷静开口:“陛下,昨日之事,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可……”纪宣灵意识回笼后,已然忆起昨晚的事,云幼清那时的状态,分明是被人下了药。
  “陛下!”云幼清厉声打断他,再次强调,“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纪宣灵敛眸压下眼底的阴鸷,应道:“皇叔说没有,那便没有吧。”
  云幼清一时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竟从纪宣灵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委屈。仿佛他就是个吃干抹净后,翻脸不认人的负心汉。
  纪宣灵一言不发的看着人捡起衣服穿好,不经意瞥见了云幼清耳根一抹绯红,再回想一下昨夜的销魂滋味……他扯起嘴角,一瞬间心情大好,倒也不是那么难过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