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意外标记(穿书) 作者:蝶之灵(下)

字体:[ ]

第40章
  【意外标记·第四十九章 】
  这座酒店位于山间, 距离市中心要2个小时的车程,交通并不便利,因此, 酒店的门口就有超市和药店,为住客提供必备的生活用品。程夏穿了身黑色短袖、戴上口罩和鸭舌帽,下楼去药店买了感冒药、退烧药和电子体温计,这才坐着电梯来到20楼。
  此时已是晚上十一点钟, 电梯里没有遇到熟人。
  程夏松了口气, 在20楼01号房间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很快,裴绍彦就出来开门。他探出脑袋, 左右环顾, 看见走廊里并没有人, 这才放下心来,压低声音朝程夏说:“程夏哥,麻烦你先照顾一下裴总啊, 我家里有点急事, 出门去接个电话!”潜台词是:我就不当电灯泡了,你们俩慢慢聊。
  程夏心想,小严作为助理,居然在裴总生病的时候找借口出门接电话, 看来, 小严已经知道他跟裴总的关系了, 所以才想让他跟裴总单独相处?还是说, 这本就是裴总的意思?
  理解之后,程夏立刻朝小严笑了笑, 点头说:“你去忙吧,放心, 我会照顾好他的。”
  两人的交流依旧毫无障碍。
  裴绍彦转身溜之大吉,那速度简直像被关押很久的犯人要出去防风。反正大哥平时身体那么好,小小的感冒应该没什么问题,把大哥交给程夏他真是一万个放心。
  程夏走进屋里。
  裴总住的是套间,有两个卧室和一个小书房,此时,书房的桌上并排放着两台笔记本电脑,都是关机状态;一间卧室的床上堆了几件衣服,一看就是小严的风格,他转身走向另一间卧室。
  裴绍泽果然躺在床上。
  男人穿着件白色浴袍,眉头紧皱,看上去很不舒服的样子。一向强硬的裴总,生病的时候居然是这副模样,程夏有些心疼,立刻倒了杯温水来到床边,伸手把对方扶起来:“裴总,喝杯水吧。”
  头痛欲裂的裴绍泽察觉到有人在扶他,挣扎着睁开了眼。
  眼前的人似乎有些熟悉?裴绍泽眯起眼睛看了很久,才发现,坐在床边的人有点像程夏。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皱着眉用力按住太阳穴,可片刻后,眼前的人影更加清晰——确实是程夏。
  少年正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清澈的眼里满是心疼:“裴总?你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
  裴绍泽恢复了些许意识,挣扎着坐起身:“程夏?”
  程夏点头:“嗯嗯。”
  裴绍泽眉头紧皱:“你怎么在这?小严呢?”
  程夏小声解释:“小严他家里有点急事,出门接电话去了,我来照顾您。”
  裴绍泽一听就明白过来——这个弟弟,大概是以为他跟程夏真的在谈恋爱,所以把程夏喊过来照顾他。裴绍泽喉咙干得像是要冒烟,说话的时候声音都透着沙哑:“我没事。今天在空调房吹了一天的冷风,有些感冒而已,你不用担心。”
  程夏认真地说:“生病了就不要逞强,先喝杯水,把退烧药吃了。”
  裴绍泽:“?”
  第一次听见程夏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裴绍泽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不是下属对老板的语气,也没有晚辈对长辈的尊敬,反而是平辈之间的叮嘱,还带着一丝“你怎么不听话”的责怪。
  裴绍泽有点茫然,在他看来程夏就像是他养的小孩,乖乖听他的话,跟着他的脚步慢慢往前走,他习惯了程夏用崇拜的目光看他,称呼也带上“您”,十分尊敬。
  可今天是怎么回事?是自己感冒发烧、脑子产生幻觉了吗?
  程夏见裴总忽然不说话,伸出手轻轻探了探裴绍泽额头的温度,察觉到很烫,他又拿出刚才在药店买来的电子测温计测了一下准确的体温。
  38度5,确实烧得厉害。但以程夏曾经生病发烧的经验来判断,这个体温只要意识还是清醒的,应该不用送医院,退烧药和物理降温可以搞定。
  程夏柔声道:“先吃药好不好?”
  他将药片喂进裴绍泽的嘴里,然后扶着裴绍泽把温水递到唇边。
  裴绍泽小时候很少生病,长大以后又独立惯了,每次生病都会自己扛过去,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近距离地照顾。他心里怪怪的,但还是配合地吃下药片。
  程夏起身去浴室拿了条干净的毛巾用冷水浸透,拧干水,然后走回床边,将冷毛巾贴在裴绍泽的额头上,扶着裴绍泽睡下:“裴总,你躺下吧,好好休息。”
  裴绍泽僵硬地被他扶着躺平,然后就见程夏坐在床边,轻轻帮他整理头发。
  他发着烧,全身血液像是要沸腾一样热得难受,程夏的手将冷毛巾放在额头上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是燥热的夏日里忽然喝到了一杯清甜可口的冰镇橙汁,让人通体舒畅。
  裴绍泽轻轻闭了闭眼,哑声道:“谢谢,麻烦你了。”
  程夏笑着说:“客气什么,我上次信息素失控的时候,你就是这样照顾我的。”
  裴绍泽想起,当时程夏信息素失控,注射强效抑制剂后也经历了一整天的发烧,他就是这样照顾程夏的。他曾经耐心照顾程夏,如今他生病了,程夏也会耐心地照顾他?
  这就是他种下幼苗之后的收获?
  裴绍泽是个很要强的人,并不喜欢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现实中每次生病都是自己大半夜起来喝水吃药。他从未想过,被人照顾是这种感觉。
  他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躺在那里,程夏就会忙前忙后,帮他倒水,过几分钟就换一次冷敷的毛巾,还给他整理好衣服、头发、被子,贴心极了。
  裴绍泽身体难受得厉害,心里却莫名变得柔软。
  程夏帮他换了好多次冷敷毛巾,体温略有下降,可能是退烧药起了些作用。程夏微微松了口气,柔声问道:“你好点了吗?”
  裴绍泽“嗯”了一声,他觉得身体轻松多了,昏沉的脑子也渐渐恢复清醒。
  这次感冒本来就不算严重,只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吹了一整天的冷风才着凉的。既然好了许多,裴绍泽便主动说道:“你回去吧,我好多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