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穿成人渣之后我娶了下堂夫 作者:AK47(下)

字体:[ ]

 
 
第60章 暗处
  八角楼生意好,唐时安带着白冉熙和小泥鳅去的时候正是饭点,怕在这里遇见白君远,白冉熙特地带了一份遮面的东西,到了雅间就取了下来。
  今日来这里吃饭的多是考上了的学子,三三两两聚在大厅落座吃饭。小二把菜单牌子拿过来,就在一边候着,等着客人点餐。
  菜单上的菜品多不胜数,唐时安来了几次也未曾尝遍,但也有些推荐的心得,部分菜品里哪样好吃他最是清楚不过了。
  “阿父,蚂蚁上树是什么菜啊?是真的蚂蚁在爬树吗?”小泥鳅看着菜单上的名字,一眼就看见这个最奇特的菜名。
  河安府虽然地处北方,但招来的厨子各地都是有的,这蚂蚁上树就是蜀地的特色菜,唐时安自然是吃过的。
  “那小泥鳅要尝尝看吗?”唐时安不做解释,这究竟是个什么模样还得菜亲自上来给小泥鳅看过。
  小泥鳅很谨慎,要真是上来一盘子蚂蚁他大概是吃不得饭了,见阿父不肯透漏,转脸就像爹爹求助,“爹爹,蚂蚁上树里面有蚂蚁吗?”
  白冉熙自然也是尝试过的,京城里什么东西没有,开在京城的酒楼的菜品肯定比八角楼的还多。而依着白冉熙的身份,什么新奇东西都该是试过的。
  “没有。”白冉熙实话实说,他当初也是好奇,点了一盘这东西,里头半只蚂蚁都没看到,还发了一通脾气,说别人是在骗他。
  “那为什么要叫蚂蚁上树?”小泥鳅瞪大眼睛,虽然猜到这种可能,但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这个就等菜上来之后,远儿自己猜猜。”白冉熙也不把话说完,就吊着小泥鳅。
  然后就看见小泥鳅鼓着气,说了句,“爹爹和阿父学坏了。”
  唐时安和白冉熙对视了一眼,不由得笑出了声,除了蚂蚁上树,唐时安又点了几样,等菜上来的时候。
  “叫蚂蚁上树,是因为像蚂蚁在树上跑吗?”小泥鳅看着这道蚂蚁上树,观察良久得了这么一个结论。
  唐时安没说这蚂蚁上树还有个俗称叫做肉末粉条,的确是因为看着像是蚂蚁上树才得了这么个名字。
  “对。”唐时安应了,“许多菜名都是这样,以后小泥鳅还能见到狮子头、佛跳墙、虎皮青椒等等。”
  “这样啊,可是这不是骗人吗?”小泥鳅不解,不是说做人要诚实的吗,这么取名字就是在骗人啊。
  “嗯,这算是一种噱头,做生意的人想要赚钱,就会想很多办法吸引顾客,你看你不是因为好奇这道蚂蚁上树所以点了它吗?”
  小泥鳅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但还是认为这种做法不正确。而白冉熙却若有所思,“那夫君我们铺子的名字是不是该改改?”
  这么举一反三可见白冉熙还是个好学的好学生,“还会别了,改了名字被人还可能以为换了店家了,再说果子水这个名字通俗易通,不必用那些噱头的。”
  唐时安是万不会说当时他不过是懒得想名字罢了,文沐开的店就不用唐时安那个土气的名字,一看就和这些个世家不搭。白冉熙一想也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安心和小泥鳅吃饭了。
  中午是在八角楼解决之后,下午他就得去找王全和温倦问问他们考的如何。想必这两位也是想到唐时安估摸着中午需得和夫郎孩子吃饭,分享这份好消息,便也不曾前来打扰。
  下午唐时安派人找了王全和温倦上门来,在家聊天比在外面要轻松自在的多,不用时刻防备着隔墙有耳。
  唐时安见两个人的面色,王全估摸着是没考上,都没有往日里有气色。而温倦脸上的喜色虽有遮掩,却也不难看出考的不错。
  “恭喜唐兄喜获第三名。”王全一见着就立马道喜,他这次去看榜,心知自己大概是不在榜上,便专门看了温倦和唐时安的,这也不用多看,除了榜首的白君远,下面两名就是他们。
  唐时安摆摆手,便是不用做这些虚礼,“我这前面还有两个人堵着呢,不必做些。”
  “唐兄又在谦虚了,我这次没考中,也有预料,不过温兄,就是唐兄前面挡着的其中一个人之一。”王全笑着调侃,温倦一听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你不必说我也能猜到,白君远定然是榜首没跑,但这第二名就是温倦无疑。”他这恰巧来了第三名,可不就合了白君远之前说的这次阅卷的老师重策论吗。
  “王兄唐兄你们这就不必打趣我,依我的实力其实还是有侥幸的成分。”温倦一向不仗着自己的实力自负。
  “温兄,你这上次府试第二你说你是提前看过相似的。这院试第二你又说是你的运气,在这么下去,我可就要去庙里求神拜佛一番,让这菩萨把你的运气渡我一点了。”王全半真半假的说着话,唐时安在一边笑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温倦当真,赶忙解释,然后就看到王全和唐时安齐齐笑出了声,才知自己又被骗了,一时又好气又好笑。
  “好了好了,我们来说说其他事,你们这考上了秀才,是能进府学和县学,一等秀才还能每月拿粮食,不久后府尹钱大人要就办一场宴会,肯定是想留你们在府学读下去。”
  “府学和县学其实教的东西并不多,去不去都看自己,且我们要参加八九月的乡试,就是当真不去,也不会说什么的。”唐时安自是不想去这府学。
  “我要是去的话,也只能去县学,府学太远了,如今又值七月,再有一月多就要乡试,其实去不去也并不重要。”温倦也早就做好了决定。
  “你们决定好就是,只是这钱大人的宴会你们可不得不去,好歹是在府尹面前混个眼熟。”王全不在劝他们,只是叮嘱了这件事。
  “这是自然。”
  唐时安答应下来,为了这点小事得罪人自然是不适合的,但唐时安没想到的是,这场宴会中的来人会有当初陷害原主的人,章然。
  章然似乎是早就知晓唐时安也在此宴会上,等人稍微多一点,就朝着唐时安走来,“唐兄,好久不见,当初听说唐兄当街调戏人家姑娘被打伤了,为兄还担心一阵,如今看来已经大好,这样为兄就放心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