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我成了虐文女主她亲哥 作者:刘狗花(中)

字体:[ ]

第51章 
  佛堂里并没有烧地龙。
  薛晏身上的衣袍已然换了一身, 干燥洁净,缀着厚重的皮毛。进宝没有伺候在侧,他独自一人,跪在佛前的案边抄经。
  佛像前的烛火静静地燃, 照在金身佛像安详慈仁的面容上。窗外隐约传来一声一声的木鱼, 安静空灵, 像是今夜宫中的闹剧, 皆与此无关一般。
  一盏烛火被放在了薛晏的案头。
  薛晏抬眼, 就见桌边站着个小和尚,看起来面容年轻,最多也就十来岁。
  这小和尚, 正是千秋宴那天, 君怀琅来给自己送衣袍时,在这儿守夜的小和尚。
  见薛晏认出了自己,那小和尚微微一笑,冲他合十,行了个佛礼。
  “施主不必担忧,只要心诚,您所要保佑的那位施主,定会逢凶化吉的。”他声音平静安然, 伴着一声声的木鱼, 恍然如天际传来的佛偈。
  薛晏闻言, 却轻蔑地嗤了一声。
  “你以为,我在这儿抄经, 是为了祈福?”口气沉冷,分毫不掩饰其中的不屑。
  那小和尚一愣,道了句阿弥陀佛。
  “您难道不是为了给那位施主度厄?”他问道。“宫中而今, 确有邪祟作恶。这邪祟虽不在施主身上,却危及施主之身。难道施主抄经念佛,不是为此?”
  薛晏闻言,将笔一抛,抱着胳膊往后靠了靠,抬头看向面前的佛像,道:“这事儿,佛祖管得到吗。”
  那小和尚道:“只要施主心诚,定会有所回报的。”
  薛晏瞥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又拿起了笔。
  “佛祖管不了。”他说。“他如果管得了,这些人早就死了。”
  他确是在这儿抄经,但绝不是真要镇自己身上的什么煞气。他这煞气与生俱来,若抄抄经就能治好,还算得什么煞星下凡?
  他只是分得清天灾和人祸罢了。
  若真是难以违抗的天命,那也只与他自己有关,伤害不到别人;而这人祸,他则有的是法子,让那些人各个都不得好死。
  只是在处理人祸的时候,需得装上几分虔诚迷信罢了。
  他抬头,看向那宝相庄严的佛像。
  “佛祖管不了,但我能管。”薛晏说。“不用求佛,我就能保佑他。佛祖诛不了的邪,我来杀。”
  他一字一顿,双眼里映出的是满目悲悯的佛,眼底藏着的,却是锋芒毕露的凶狠杀意。
  他从来没尝过今夜这般蚀骨的心痛,也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强烈的,血债血偿的冲动。
  ——
  深黑色的天幕中悬起了一颗启明星。
  薛晏手边的经文摞起了薄薄的一叠,案头的灯也逐渐烧干了。他静静低头抄着经书,隐约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五殿下!”薛晏回头,就见一个太监跪在殿外,禀告道。“世子殿下已经退烧了,皇上感念您抄经有功,请您回永乐殿复命。”
  薛晏握着笔的手不着痕迹地松了松。透过他手指和笔杆的缝隙,能看见他被笔杆磨得微微泛红的指腹。
  那是握笔力道极重,才会留下的痕迹。
  薛晏却没起身。他回过头去,手下的笔重新落在了宣纸上。
  “多谢父皇好意。”他头也没回,说道。“你去回禀父皇,我今日许下承诺,要抄经百遍,如今只抄了二十三遍,不敢违背诺言。待我将百遍抄完,再去向父皇复命。”
  那太监一愣,抬起头来。
  这病都好了,事情也算过去了,五皇子还不快些回去领赏,怎么还坚持在这儿抄经呢?
  薛晏没回头,道:“你自去回话。”
  那太监领了旨意,只好应是,从佛堂中退了出去。
  薛晏低头,默不作声地继续抄经。
  此时旁侧无人,若有懂行者在侧,定然能看出,他这一页纸上,前后的字迹,都有些许区别。
  前半页锋芒毕露,笔锋之间都隐含着冷冽的杀伐之气,如阵前将领排兵布阵、数千铁骑整装待发。而后半页,笔画中却隐含了几分如释重负,杀伐气却半分不减,像是秋后悬在犯人头顶的屠刀。
  而这前后分别的那个字,正是太监来报时,他写的最后一个字。
  夜格外长。
  拂晓之前,天色愈发暗沉,天际却泛起了鱼肚白。
  远处有守夜的宫人,敲起了打更的梆子,一声一声,回荡在皇城之中。
  薛晏案头的灯也昏暗下去,眼看着要烧干了油。那小和尚惯常在佛堂里守夜点灯,此时便熟练地赶来,替他续上了灯油。
  “施主似乎在等什么。”他看薛晏仍旧在抄经,一整夜都没停,不由开口道。
  薛晏看了他一眼。
  “你倒是又猜对了。”他手下没停,说道。
  小和尚合十,又道了句阿弥陀佛。
  这倒不是他猜测,只是参禅念佛久了,也能窥见一二人心。
  “快等到了。”他听薛晏淡淡地说道。
  “只是不知,施主是在等什么?”那小和尚不由问道。“方才已经有人来报,那位施主转危为安,您还有什么期盼的呢?”
  “不是期盼什么。”薛晏淡淡说道。“而是要等一个结果。”
  小和尚看向他,就见他冲着自己,露出了一个不加掩饰的、凶狠又阴戾的笑。
  虽是在笑,却冰冷至极,藏着压抑许久的恨意。
  “该死的人,还没死呢。”他说。“我等着他们自己往我的刀上撞。”
  说话间,他那一双犬齿,在烛火下泛着幽冷的亮光。琥珀色的眼睛,本就颜色浅淡,此时毫不掩饰其中杀意时,颇像只蓄势待发的凶兽。
  小和尚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转动手里的念珠,口中喃喃道了句佛号。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