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我成了虐文女主她亲哥 作者:刘狗花(上)

字体:[ ]

《我成了虐文女主她亲哥》作者:刘狗花
  文案:
  永宁公世子君怀琅一朝重生,发现自己是一本小妈文学里的炮灰N号。
  男主薛晏,本是个不受宠的皇子,从小遭人排挤暗害。黑化后,他结党营私,扶持幼弟上位,做了大权独揽的摄政王。
  他还屠尽年轻的太后满门,强迫太后与他苟且,只因为太后幼时曾与他结仇。而太后还在这个过程中爱上了他,心甘情愿做他的玩物。
  整本书都是他们二人的香艳场面,气得君怀琅浑身颤抖。
  因为这个太后,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生妹妹。被屠尽满门的不是别人家,正是他家。
  重生之后,面对着不过六岁的幼妹,谦谦君子的君怀琅第一次下定了决心。
  他要替妹妹杀了那个禽兽。
  ——
  第一次遇见薛晏,他正受宫人欺凌,被几个小太监推来搡去。
  第二次遇见薛晏,他受人构陷,皇帝一声令下,将他当着群臣的面拖出去打得鲜血淋漓。
  第三次遇见薛晏,他重伤未愈,被几个兄弟戏耍,在正月被迫跳进冰冷刺骨的湖里寻一枚扇坠。
  君怀琅读多了圣贤书,始终下不去手,反而动了恻隐之心。
  只要掰正这小子,让他别和妹妹结仇,便放过他一命吧。他心想。
  可是他不知道,这个小子早就黑得不能再黑了。
  在他的努力下,薛晏没跟他妹妹结仇,倒是对他动了歪心思。
  直到若干年后,君怀琅被比他还高的薛晏压在宫墙上吻得天昏地暗,他才明白什么是养虎为患。
  —食用指南—
  *防盗比例80%,24小时
  *每天晚上九点整更新,日更
  *阴鸷黑化攻×翩翩君子受,受重生
  *雷点都在文案上,第一章 作话有排雷,引起不适及时点×,再被气到你负全责,雨我无瓜
  *逻辑错误和写作问题欢迎指摘,没看过文就人身攻击作者和主角的,一律看不见。
  *专栏有超有趣的预收!真的很有趣!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重生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怀琅,薛晏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虐文男主爱上我
  立意:抛却仇恨,在救赎他人的同时救赎自己。
  ==================
 
 
第1章 楔子(作话排雷)
  君怀琅死的那日,长安下了一夜的雨。
  到了正午,青石地已积起深深的水洼,雨却仍旧没停。
  冷雨裹着秋风,直往下打。
  君家满门上下三百五十六口人,密密麻麻地跪在宣武门外,要在这日问斩。
  君怀琅衣发尽湿,唇色发白,跪在刑场最首位。冷雨落在脸上,他恍若未觉,耳中充斥着女眷的哭声和围观百姓的议论声。
  不必听清,他就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君家乃大雍开国元勋,君家先祖二百年前随着大雍太祖东征西战,建国后便被封为永宁公,世世代代承袭爵位。
  太祖多疑,开国功臣大多鸟尽弓藏,不得善终,唯独君家,煊赫了两百多年,直到今日。
  君家满门抄斩,这在哪朝哪代都是不可能的。但这事发生在今天,却也不算奇怪。
  毕竟自从一个月之前,云南藩王叛乱、兵临长安城下时,大雍就被一个人彻底搅乱了。
  这人不是叛乱的反贼,而是诛杀逆贼的秦王薛晏。
  云南王起兵时,他正在北方与进犯的突厥对阵。他仅用了月余,就轻而易举地击溃了突厥二十万大军,还夺回了沦陷多年的燕地。
  击溃突厥后,他立马挥师南下,正赶在云南王的军队包围长安时赶到。几个月来战无不胜的云南王,竟被他的铁骑轻而易举地诛杀殆尽,而半步踏上皇位的云南王,也被他一剑砍下了项上人头,悬在了宣武门前。
  云南王的颈血染红了宣武门的青砖,所有人都以为长安会就此恢复安宁,却没想到自这日起,长安再没了宁日。
  秦王薛晏杀了云南王后,竟径直挥师进了皇城,将皇帝一剑刺死在了龙椅上。
  紧跟着,他手刃了自己全部的兄弟,唯独剩下年仅三岁的八皇子,被他裹上龙袍推上了皇位,而他做了代掌大权的摄政王。
  朝野大震,自然有不少官员,或因他杀父弑君,或因利益受损,纷纷站出来反对他,企图用法典制度和祖宗礼法将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掌权者赶下去。
  他们显然不太了解薛晏。
  于是,他的剑刃又从皇宫指向了朝堂。先帝被杀,新帝年幼,单凭他一个眼神一句话,就有无数朝廷官员,猝不及防地被厂卫从家中揪出来,连个罪名都没定,就推到宣武门处斩。
  一个月来,朝廷被血洗了一遍,再也没人敢发出反对他的声音。
  但是,这位暴虐的摄政王又突然下令,将根本没招惹他的君家抄了,君家满门,除了那个人之外,一个不留。
  也是君怀琅最担心的那个人。
  他父亲几年前获罪被杀,没几日他母亲也跟着去了。他弟弟君逍梧一个月前为抵御云南王进犯,领军镇守长安而死。君怀琅的至亲,只剩下了她。
  他妹妹君令欢。
  云南王叛乱时,恰逢北方突厥进犯,先帝又生了急病,朝廷内忧外患。钦天监里请来了个不知哪儿来的道人,替朝廷算了一卦,说大雍岌岌可危,唯有君家女可镇社稷。
  那时,原本进宫为妃的君怀琅姑母,一年前已经去世了。整个君家,待嫁的女子只剩下君令欢一个人。
  当时她才十四,尚未到及笄的年龄。
  君怀琅自然极力抗旨,向先帝死谏。他既是世袭永宁公,又是探花郎,是先帝极为倚重的朝廷新贵。先帝只好答应他,让君令欢坐个皇后的虚位,绝不碰她,等朝纲稳固,再放她回家自行嫁娶。
  话虽这样说,可谁敢娶一个嫁过皇帝的女子呢?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