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6)

字体:[ ]

  “为什么?”七师兄一愣,之前苏天最粘的就是师尊了,就是他们师尊身后的小尾巴。
  苏天双腿一蹬,露出白花花的两条腿出来,没好气道,“老子裤子还没穿呢!”
  七师兄:……
 
 
第4章
  等苏天穿好裤子后天色已经不早了,他七师兄原本想送他去的,不过临时接到了玉筒有事就先走了。
  苏天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还是认命的朝着他师尊的主殿过去。
  之前的资料显示苏天非常粘他的师尊,毕竟是从小就被云沉抱回来当弟子养着的,那时候苏天才几岁,唇红齿□□嫩可爱,所以云峰上下都对苏天非常的喜爱。
  云沉也自然是很疼爱自己这个弟子的,只不过他身为师长,一举一动都不能太过表露心意,但却默许了苏天许多事,直到他把白寻雪带回来后。
  一切都变了。
  他对白寻雪的喜爱是没有任何隐藏,甚至一度让苏天怀疑白寻雪是他师尊在外面的私生子,不然这偏爱得太过明显了,什么法宝秘籍说给就给,以往的克制沉着的人设全崩了。
  之前是苏天粘着云沉当对方小尾巴,现在是云沉自个愿意把白寻雪带在身边教导,这意义就完全不一样。
  导致后面苏天也就不怎么跟他师尊亲近了。
  所以苏天瞧着云峰上的主殿,稍微还有点恍惚,等会他见了云沉要怎么说?
  云沉肯定是要问他在刑峰上的事,还有他对白寻雪的事,他要找个什么借口呢?
  苏天怀着心思缓缓走进主殿之中,抬头瞥了一眼就低下头行礼道,“师尊。”
  云沉站在一侧,似乎在修剪灵草,他瞧着苏天来了,对着一旁的白寻雪抬了抬下巴,“你先下去吧。”
  苏天这才注意到旁边坐着一道身影,正是白寻雪。
  白寻雪起身对着云沉点点头,然后转身走出主殿,路过苏天的时候依旧是看了苏天一眼,那目光让苏天下意识的全身微微紧绷起来。
  直到白寻雪走出主殿了,苏天才稍微放松了几分。
  “咔嚓——”一道剪刀声传来,只见云沉拿起剪刀对准身前的那一株灵草毫不留情的就剪去一根枝桠。
  暗光浮沉下,露出的是一个静谧的人。
  他一袭暗青色长袍,发丝随意束在身后,只露出一张侧脸,却依旧俊俏无比,身上更是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在苏天的印象里,他的师尊向来都是稳重克制着的。
  不以物喜,不以物悲,这是他师尊教导他最多的一个道理。
  云沉垂下目光看着手上的那一截断枝,然后随意放在一侧,“身上的伤如何。”
  苏天一愣,回道:“已经上了药,休息一段日子应该就不碍事了。”
  云沉伸手拉起另一根枝桠,然后一剪刀再次下去,另一根枝桠也完全被剪断,苏天看了看那盆稀稀疏疏还剩几根枝桠顽强存活着的仙草,突然就觉得真可怜。
  同时苏天自个也有不少念头闪过,此刻他师尊最想知道的是什么?
  按照白寻雪那万人迷的设定,他师尊肯定是听说他在刑峰承认对他小师弟的心意后因此来逼问来了,身为他们两人的师尊,又是个偏心在小师弟身上的师尊,苏天用脚趾想都觉得对方肯定是把过错归到自己身上。
  他不能坐以待毙等着他师尊的逼问,苏天想了想,立刻跪着上前一下就抱住了他师尊的大腿,仿佛带着哭腔呜咽着,“呜,师尊。”
  云沉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瞬。
  其实他很少跟人有过身体接触,早些年苏天还小的时候总是缠着他,后来长大了苏天虽也粘着他,不过却也有了距离,他也一向克制自我。
  苏天用脸颊蹭了蹭云沉的大腿,哭哭啼啼开口道:“师尊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再也不敢对小师弟心怀歪念了,呜呜师尊你别罚我了,我在刑峰痛了好久,刚刚上药的时候也疼。”
  云沉将手中的剪刀放下,似乎叹了一口气,“起来吧。”
  谁知道苏天反而抱得更紧了,“我不,师尊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
  云沉转过身,伸手扶起苏天的手臂,苏天仰头正好对上云沉那一双眼睛,是一双非常平静温和的双眼,让人想到深幽的古潭,波澜不惊。
  “修道之人,当正道心。”
  云沉只是如此说道。
  苏天微微有些不解,他望着云沉,目光清澈,不带一丝杂念。
  云沉看着苏天的目光,却是一顿,下意识伸出手轻轻蒙住苏天的双眼,苏天感觉眼睛上一凉,闭上眼睛后轻轻动了动,睫毛轻轻扫过云沉的掌心,云沉却是收回了手,然后转过身,留下一个背影在苏天面前。
  “师尊?”
  云沉呼吸浅浅,他整个人都无比的沉寂。
  “你年龄小,纵使犯错也有我教导不当的缘故。”
  云沉微微仰起头,暗光落下一缕在他身上,大殿无比静谧,有扬起的光尘点点滴滴浮沉,苏天觉得他这个名义上的师尊,似乎跟记忆资料之中有些不一样。
  “罢了,此次海墓秘境开启,你便也下山去历练一二吧。”
  去个锤子哟,他总共任务时间就三个月,万一下山历练耽误个一两个月,能完成任务才怪!
  谁知苏天刚想开口,就听见云沉继续说道,“虽剑峰风惊寒也会前往,但他看在我的面上不会为难于你,你也需谨记不可去招惹他。”
  师尊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是,多谢师尊。”
  云沉手指动了动,看着旁边被他修剪得歪歪扭扭的一盆灵草,他的余光扫过苏天,苏天今年十八岁,这个年纪对绝大数修士而言,基本都处于一个小孩子的阶段。
  而苏天大抵也真以为自己是小孩子吧,犯错了,认个错似乎就能被原谅。
  云沉的确是有意先支开苏天的,刑峰的事他也听说了一些,云沉对白寻雪有很高的期望,但也并不代表他对这个自己亲自从小教导大的弟子没有感情,不过苏天也的确该下山去历练一二。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