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58)

字体:[ ]

  ——他们不配。
  那又什么配呢。
  云沉也不知道。
  随后在他即将突破元婴修为之时,他被师尊亲手封印修为,将其禁制在云峰之上。
  “恨否?怨否?”
  当时他师尊又这般问他,云沉不回答,只是进入云峰之中将其禁锢百年。
  百年匆匆,弹指一挥。
  他还是百年前那个云沉,然而世间却已是百年之后。
  云沉的一切相关都斩断得差不多了,唯一有联系的就是他还是云霄仙宗的弟子,便只剩一个云霄仙宗了。
  师兄继位,他则为长老,继续独居云峰。
  的确,除却云霄仙宗外,这世间也没什么再跟他相关的东西了。
  云沉看向苏明,轻声说道,“你想要回去。”
  苏天想了想,还在纠结要不要点头,云沉却是突然朝着殿外移去目光。
  “云逸来了。”
  嗯??
  师尊的大师兄,云霄仙宗的宗主云逸?!
  前脚才把他师尊给逼出云峰,后脚就跟过来了,卧槽他想干什么?
  苏天握住云沉的衣袖,似有些迟疑,“师尊,我、”
  话还未说完,就被云沉伸出手指轻轻放在了唇上,云沉的手指带着几分凉意,身上独有的冷香让苏天有飘飘然。
  “不要出来。”云沉安抚的看了苏天一眼,然后起身朝着白玉宫而去,在他走出之后,脚下却是布下一道又一道的禁制,将整座白玉宫完全的保护起来,除他之外,再无任何人能破这禁制。
  这雪山名为流照,月光之下,雪色之中,流照满目皆星光。
  只可惜现在是白天,白雪衬得四周一片白茫茫,入眼就变得一如既往的空旷无趣了。
  云逸站在一棵雪枝树下,那树浑身寒冰,不知道是真还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云逸今日依旧是一袭玄色长袍,上面绣着金色花纹,头带一块墨色发冠,整个人收敛了许多,但周身的气势依旧让人敬畏。
  玄色与四周雪色形成对比,如此鲜明又清晰。
  倒是云沉这身暗青色的衣衫显得有些过于寡淡了几分,他抬起目光看向云逸,如同百年前那般,目空一切,无悲无喜。
  云逸看向云沉,却是吐出一口气。
  如同他师尊说的那般,云沉是生来便站在万人之上,众生之前的,无论在哪儿,这个事实都不会改变。
  所以云沉适合做一柄最锋利的剑。
  每个人都有最适合成为每个人的方式,云沉这般冷清冷血之人,就适合如此。
  如同他从师尊手中接过宗门能将云霄仙宗发扬光大一般,换了谁都做不到比他更好,云沉不适合做成为一宗之主,就如同他也不适合成为云沉这般的人。
  只是云逸在上位者待得太久了,久到他不得不事事都得算计一二,计算得失,步步为营。
  他不能放任云沉,因为他付不出这样的代价。
  若是云沉一旦发生变故,转而堕魔危害苍生,对整个修真界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因为云沉的天赋,太恐怖了。
  或许不是他解不开封印,只是他不想解开封印,因为不在乎。
  没错,云沉就是这样的人,他对一切都不在乎,视万物都为蝼蚁,因此云逸才敢故意来试探一翻,但对试探的结果,云逸至今都难以接受。
  那个以往云淡风轻的云沉不见了,现在的云沉,越来越像个人了。
  但是这样的结果云逸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他不敢承受任何的变故,所以才有了之前对持的那一幕。
  云逸不是个卑鄙之人,他只是当云霄仙宗的宗主太久了,稍微变得难以变通以及固执己见了而已。
  所以今天云逸过来了,他看着云沉朝着他过来,一步又一步,玉袍谪仙,不输世间丝毫风华。
  “师弟。”云逸轻声喊道。
  云沉颔首,算是听到了。
  “是我不该试探你。”云逸神色不见一丝的尴尬,反而很是自然顺理成章,这事的确是他不对,他承认,“但你不该对弟子如此偏爱。”
  错的是错的,但不对的也应该不对。
  云沉依旧没什么情绪,仿佛并不在乎。
  “我可以不管今后你跟弟子如何,但我要说的是,你现在不是护他,是在害他。”云逸朝着那雪枝树走了两步,微微抬头看着那枝桠,抬头那一瞬的温柔冲淡了他浑身的几分威压,倒显得更加英俊。“溺爱之深,害之越快。”
  “此事一过,人人皆知你云沉实力远非如此,你可知有多少人已经盯上了你,你自傲可护他无恙,但若真能面面俱到,也不会给我试探的机会了。”
  云沉微微垂下眼帘,并不说话。
  云逸却是继续说道,“我知晓你对宗门并无多少感情,但只要我宗门一天,你永远都会是云霄仙宗的长老,甚至太上长老。”
  云沉从不在乎这些虚名,他只是觉得可笑。
  “你不该带着他离宗而去,即便离宗,也该解开自己封印后。”云逸微微凝眉,“你把他交给我吧,我替你护着他,只要你封印一解,我自当毫发无损的将他送到你身边。”
  云沉终于有反应了,他目光依旧疏远,“师兄果真是想跟我抢人么。”
  云逸:……
  他那么多的弟子,何须再跟你抢。云逸不懂,只是一个弟子,当真便如此维护么,半分都不肯松口。
  “苏天资质平平,你若真为他好,便该让他刻苦修炼,将来能站到你的身边接替你的位置,而不是像只金丝雀一样养在深闺里面。”说道此处,云逸微微有些情绪波动,“你封印一日不解,境界永远停滞元婴,即将强行突破修为,难保没有虚弱一日,就好比现在。”
  云沉抬了抬眼,“把他交给你,今后借他不是更好牵制我。”
  “师弟,”云逸吐出一口沉重的气,“你不该如此想我,我敢以云霄仙宗荣辱起誓,只护他安危代你教导,绝不伤他分毫借他之手制衡于你,只要你封印一解,离宗或者如何,我绝不阻拦。”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