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54)

字体:[ ]

  “你我可以相安无事,你非要欺人太甚,你当真以为我在乎一个区区的云霄仙宗不成!”
  云沉合拢掌心,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他死死的捏在手中,只要他稍稍用力,仿佛这一切屏障都没有了。
  这百年,云沉只觉得可笑。
  他常年深居简出,不问世事,不是因为他忌惮,是因为他不在乎,他什么都不在乎的,一如百年前那般。
  世人皆说别人善待于他,云沉却从未如此觉得,师尊将他收入门下,的确待他不薄,却只不过把他当成最锋利的一把刀罢了,看重他无情无义杀人不眨眼,会成为云霄仙宗最强大的一把兵器。
  当年为了保证云逸顺利成为宗主,他师尊竟直接封印他的修为将他禁闭在云峰百年,若非如此,修为之上云逸岂能是他的对手。
  他的三位师兄,包括对他不薄的云澈在内,谁没点心思在里面,云沉不是不知晓,他只是,不在乎。
  从没有让他欢喜的东西,也没有让他值得看重的东西,所以满不在乎,别人的生死,跟他有什么关系。
  原本这一切都可以继续如此下去,他继续在云峰当他的云沉长老,但云逸不该如此不容他,他的弟子,他要如何容得着他人指指点点么,连个弟子都不容,还指望他在云峰继续被当做傻子么!
  云逸此刻脸色阴沉,一只手抬起,四周早就埋伏好的大长老纷纷现身,只要他一声令下,所有的大长老都将现身听他命令。
  然而就在此时,剑拔弩张之时,云沉的衣袖轻轻被扯了一下,云沉低下头看去,发现苏天在他怀里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
  “师尊。”苏天轻轻喊道。
  那声音如同羽毛般从云沉的心尖上滑过,他周身的气势缓和了几分,却依旧让人觉得心惊。
  苏天有些害怕的抱紧了云沉,主要他们还在半空中,苏天有些怕,他扑进云沉的怀里,抽了抽鼻子,软软糯糯的说道,“师尊,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怕。”
  这是实话,但也是苏天的真心话。
  他不希望云沉跟云霄仙宗一拍两散,云沉这么多年跟世间一切的牵挂都不多,这么多年,他只有一座云峰,跟几个可有可无的弟子。
  一旦舍弃这些,云沉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而且苏天根据世界资料知道的,云逸虽忌惮云沉,不容得云沉身边有值得失智动容之人,但云逸绝非只把云沉当做一个工具人来看待,云逸是有师兄弟的感情在的。
  甚至在后期云逸为了解开云沉身上的封印,拼着被反噬散尽修为的危险也要铤而走险一翻。
  可以这么说,云逸也并非大奸大恶之人,他算半个好人,只是他的观念跟云沉背道而驰了。
  云沉只是想安安静静与世无争继续当他的长老,安守本分的镇守整个云霄仙宗,因为对云沉来说,尽管他不在乎一切,但当年到底师尊救过他,对他有恩,于是他留在了云峰,忍受了百年的封印寂寞,依旧未曾怨恨过师尊一分。
  云霄仙宗若有难,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但多余的,便不能要求他太多了,到底他对云霄仙宗心寒。
  至于云逸,云逸是念及同门师兄弟之情的,但他不仅是云沉的师兄,更是云霄仙宗的宗主,是整个修真界的都举足轻重的人,云沉是云霄仙宗隐藏最深的一把武器,所以他不能让云沉有任何的弱点,即便有,这个弱点也应该掌握在他的手中。
  一切大局都牢牢掌握在手中,才会不畏惧任何的变故。
  云逸是不敢放着云沉这么大一个变故不管的,一旦云沉背叛,对整个云霄仙宗,甚至是整个修真界都是灾难。
  一开始,云逸以为白寻雪会是最好那枚牵制的棋子,云沉也似乎是这么表现出来的。
  但为什么,一切不一样,但是说,云沉也只是做给他看罢了。
  云沉看着苏天,夜色之下,他神色难得温柔了几分。
  他如同谪仙立在半空之中,沫浴着最美的月光,身边是浩瀚如同银河般璀璨的星光,暗青色的衣袂微微张扬,那是最优雅的弧度,显得他整个人与世隔绝。
  他抱着一人,正是苏天。
  苏天看了看四周,缩了缩身子,怎么看都觉得今晚稍微玩过火了,白寻雪真不愧是黑心莲主角,看看你干的这些破事!
  “师尊我怕,不要杀人好不好。”
  云沉注视着苏天,他目光难得动容,微微颔首。
  “好。”
  他只是轻声应道。
  【叮!云沉好+5。】
  哎??
  好感度为什么涨了??
  云沉微微合眼,身上气势缓缓褪下,依旧恢复了往日那个云淡风轻的云沉般,只剩下波澜不惊的一切。
  不以物喜,不以物悲。
  云沉抱紧了苏天,额头轻轻抵在苏天的额头上,似是有些疲倦。
  他强行突破封印,对他修为并没有任何好处,若是一战至少还能打个痛快说不定封印自然而然的突破,不战,一切再次反噬,他再想突破封印便会难上数倍。
  但是苏天说不希望他杀人,他不杀便是了。
  百年前,他已经杀腻了。
  作为一把最锋利的武器,百年前他手上染满了不少杀孽,这些将来都会因果循环反噬到他身上的。
  云沉不在乎的,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但云逸不该把主意打到他的弟子身上。
  他入道上百年了,百年前因为师尊的一己之见将他封印在云峰百年,他也未曾有过怨言,他只不过欢喜自己的弟子罢了,这么多年了,还容不得他欢喜一下自己的弟子么。
  他为云霄仙宗做的,还抵不得一个弟子么。
  云沉伸出手轻轻揉揉苏天的脑袋,无声的安抚,
  “别怕。”
  他的声音在月色之下低沉又充满磁性,极尽的温柔。
  像是雪山上轻轻就绽放开的花瓣声音,无比悦耳。
  说完,云沉抬头看了云逸一眼,却是抱着苏天直接身形再次跃起,直接冲入云霄之上,脚踏星光,身着长袍,身形如同一道流光划过天际,飞向远方不见了踪迹。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