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50)

字体:[ ]

  七师兄看到风惊寒没什么好脸色,本来之前就对风惊寒不满,他们云峰捧在手里的师弟,怎么就在你风惊寒面前这般不堪呢,都为你做到要死要活的份上的,还特么不知好歹。
  幸好他师弟的眼疾治好了,总算把人给忘了。
  因此七师兄理都不带理一下风惊寒的,直接跟着前方那道身影追过去,反而是白寻雪瞥了风惊寒一眼,之前在龙门原的时候他踢了风惊寒一脚,早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白寻雪不是个自作多情的人,所以他一眼就知道风惊寒如今不是冲着他来的。
  原本白寻雪也不想搭理风惊寒,不过他突然想了想,停下来看向风惊寒说道,“苏师兄被歹人所掳,师尊已追去了,风师兄也要同往吗?”
  “是谁?”风惊寒神色难得带了一分慌乱。
  “云青。”
  风惊寒猛的回想起来,上次也是一个叫云青的妖兽将苏天跟白寻雪一同掳了去。
  白寻雪看了风惊寒一眼,直接转身跟上他七师兄的背影,果不其然风惊寒也追了上来。
  月影朦胧之下,几道人影如同流光一般从月空中跃过。
  然而其中一道人影,在所有人都冲出云霄仙宗之后,却缓缓的停了下来,立在一处山峰上,而那道人影正是白寻雪。
  白寻雪站在小峰上,月光落下,月色跟夜色之中,他胜过世间一切绝色,一身白衣不染尘,那张如玉的脸庞精致得如同最完美的作品,他神色高傲,看着所有人都追寻而去,于是脚尖一点转身而往,竟是朝着原路返到云峰之上。
  如今的云峰安静得可怕,本就没几个人,如今人都走了,倒显得云峰带了几分阴森之感。
  白寻雪一路走到自己的府邸前,他这里是离云沉最近的一处府邸,跟其他院子不一样,里面是单独开辟出来的一座小殿,四周都设有禁制。
  白寻雪收好禁制缓缓进去,每走一步就亮起一盏明灯,直到走到最里面了,白寻雪终于看到了那等在里面的人。
  白寻雪上前微微颔首喊道,“云师伯。”
  没错,正是云青。
  云青掳走苏天后根本就没有离开云峰,反而是将气息引出云霄仙宗,再偷偷潜入白寻雪的府邸将自己的气息全部封印起来。
  不过他那位师弟也是个聪明的,想来此处也藏不了多久。
  “我就纳闷了,你今晚费这么大一翻心思不仅仅只是把云沉给骗出去吧。”云青展开自己的扇子轻轻摇了摇,语气无比的自然熟稔,他接到白寻雪的消息的时候也挺纳闷,不过他过来的时候云沉的确不在云峰,因此云青才敢过来把人给带走。
  不过云青也不敢把人真带出云霄仙宗,一是他那位大师兄那边他实在没办法糊弄过去,二是带着人也的确不方便,估摸着现在他就得被他师弟给堵住了。
  白寻雪目光在殿内转了一圈,“苏师兄呢。”
  “我塞你房间去了,不然他身上气味容易被你师尊发现。”云青无比自然说道。
  “哦,在我床上啊。”白寻雪嘴角没忍住闪过一丝笑容,转瞬即逝又恢复原样,就是那小表情看着让人有点慎得慌。
  多貌美如花似的一个人,怎么笑着的时候就这么让人毛骨悚然呢。
  云青也纳闷,他怎么感觉白寻雪比他师弟还要难缠一些,“你到底想做什么?”
  白寻雪却是对着云青深深鞠了一躬,“今晚多谢云师伯,只是师尊发现不对定会赶回来,云师伯还是快快离开免得因此事殃及。”
  云青却的大腿一张直接坐下,“你若不说,我是不会走的,好不容易戏弄我师弟一翻,总不能让我什么都看不明白就走吧。”
  白寻雪微微凝眉,他自然也是知晓他这位云青师伯的性子。
  其实白寻雪跟云青早就相识了,甚至可以这么说,在云沉将白寻雪带回云霄仙宗之前,白寻雪就已经跟云青认识许久了。
  因为白寻雪的父亲,便是云澈。
  这也就是云沉为什么会将他带回云峰并收他为徒并百般照顾的原因。
  白寻雪随母姓,若非几年前云青追查云澈的事找到他,白寻雪都还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从那以后白寻雪就跟云青常有来往,只是白寻雪拜入云沉门下后,碍于身份就让云青在人前不要跟他相识。
  包括上次去收服仓蛇之时,当时白寻雪便对着云青摇了摇头示意不要相认,不然当初云青可没必要放过他们几人,只是当时云青还是起了戏弄的心思,却没想到歪打正着把他师弟的弱点给逮住了。
  苏天,如今就是云沉唯一的弱点。
  其实云青也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在云沉被师尊禁闭在云峰之前,他跟云澈关系的确不好。
  但那百年间,云澈却帮过云青数次,甚至也是云澈让云青做自己想做的事,妖兽便是妖兽,不愿墨守成规那便随心所欲,于是从云霄仙宗脱身之后,云青十分敬重他这位二师兄了。
  当然,这些事是云沉不知道的,云沉被禁闭在云峰百年,他空缺了的这百年时光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了,他们几个师兄弟其实都变了,除了云沉还一直活在百年前的时光中。
  而那百年的空缺,也让云沉彻底的沉寂了下来,像是一口波澜不惊的潭水,里面藏着无尽的疯狂。
  云沉强大,冷漠,并且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他漠视世间一切,即便是同门陨落亦不会有任何的动容,这样的人,同时也十分的可悲。
  但这样的人,却最适合成为一方守护者,因为公正,因为无情无义。
  所以在发现云沉有了改变之后,第一个上心的,反而是云沉的大师兄,那位宗主师兄。
  白寻雪也只不过顺水推舟罢了,于是他只是说道,“云师伯,有些事我不便多说,我能告诉云师伯的是,我也只是顺势而为。”
  云青喃喃着最后四个字,却是下意识的朝着主峰看去,嘴角掀起一抹讥笑。
  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为天下苍生而无私的人,即便表面再以众生为己任,私下的手段也都不会光彩到哪儿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