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5)

字体:[ ]

  “离他远点。”难得风惊寒说出几个字来。
  苏天摸了摸鼻子,想起白寻雪那张脸,反问,“我如果不呢?”
  “你不配。”风惊寒说完便再次闭上了双眼打坐,似乎不愿再跟苏天浪费口舌。
  苏天忍不住的对着风惊寒竖起一根中指,“我倒不知,我在风师兄眼里这般不堪。”
  那边还是没啥动静。
  苏天继续开始扣墙了,嘛的,难搞啊。
  好在第二天他们的惩罚就下来了,风惊寒身为大弟子将苏天推下断崖是事实,因此领了二十二道雷鞭,苏天原本是残害同门的罪,结果他不认也没证据,外加苏天身上有伤跟云沉长老亲自过来说情,于是只罚了苏天三天面壁。
  至于白寻雪,直接被他师尊给接回去了,啥事没有。
  苏天再一次的感觉到了他师尊的偏心劲,他在刑峰关了三天禁闭后终于还是被放了出来,苏天按理记忆里面的路线回到云峰。
  云峰共有十三位云沉的内门弟子,不过因为秘境跟机缘的事出去历练了好几个弟子,目前总共加上苏天也才五个弟子,不过胜在清净。
  苏天缓缓的回到自己的府邸上,云峰很大,基本每一个弟子都有自己的庭院,苏天也有,他的庭院离他师尊挺近,原本之前原身也是少年心性,挺缠着他师尊的。
  不过白寻雪一来,离他师尊最近的庭院就给了白寻雪,之前原身为此还闹过一次,后来也就不怎么去他师尊面前晃悠了。
  苏天倒是无所谓,他一回到自己的庭院就忍不住先去后面温泉泡了个澡,然后再从自己的仓库里面取出一些伤药出来,他身上的伤主要是腰侧跟大腿上,留了好几道淤青,尤其是大腿根部上也撞了一大片。
  那药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一抹上去就火辣辣疼得跟什么一样。
  就在苏天颤颤巍巍手指抹上药往自己大腿根部上抹的时候,他的房门却被人给撞开了。
  “卧槽槽槽槽——!!”苏天夹着腿倒在床上,一只手死死的扣住白瓷药瓶,要不是那张脸表情太过痛苦,怎么看这姿势都有点不对劲。
  “师弟你——”来人也明显一愣,直到嗅到了房间里面的药味才微微反应过来。
  不过他瞧着苏明那握着药瓶的手劲,如果另一只手也是这个手劲的话,他光是想想就觉得双腿之间隐隐发疼。
  苏天看了他一眼,扯过旁边的毯子将自己的双腿盖住,之前上药的时候裤子全给脱了,好在他们的衣服一向都挺宽松,都能遮住。
  那人就瞧着那双笔直白花花的双腿一闪而过,他回过神上前两步,“师弟你这,没事吧?”
  他是云沉的收的第七个弟子,也是之前跟苏天关系颇好的七师兄,李炎。
  之前苏天的确跟七师兄关系非常好,不过自从那小师弟来了之后吧,两人的确生疏了不少。
  苏天艰难的看着七师兄说道,“还、还好,什么事?”
  苏天就感觉大腿根部火辣辣的疼,额头都出了一片的细汗。
  七师兄见此微微皱了皱眉,“你这真没事吗?”
  苏天坚定的点了点头,“没事!”
  七师兄一眼就觉得苏天在故作坚强,他上前坐在苏天床边,然后伸手从苏天手里将那膏药接过闻了闻,他是药修,多多少少对这些精通一二。
  “这药的药性太猛了,别用了,我也是听说你回来了,所以赶过来给你送药呢。”七师兄将那膏药放在一旁,然后从自己的纳戒里面取出好几盒药出来。
  苏天摆摆手,有气无力,“多谢七师兄。”
  “跟我客气什么。”七师兄将自己带过来的伤药放在旁边,不过他却正了正神色继续说道,“不过我来还是有个事要问你,师弟,你是不是真的对小师弟一往情深?”
  苏天看了七师兄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之前纯属是为了拖另外两个人下水才在刑峰上故意这么说的,他的任务目标可是风惊寒,尽管他觉得这个任务无比艰难。
  七师兄抓抓头发,没看懂苏天这个意思,“那你是,还是不是啊?”
  苏天吐出一口气,“我喜欢他那张脸。”
  好看是真好看。
  “不过我们不合适。”
  毕竟两个受哪有什么结果,难不成到时候坐在床上对视着,心里都喊着他咋还不上么。
  七师兄仿佛松了一口气,“这就好。”
  苏天看向七师兄的目光嗖嗖的就变了,合着你是过来确认自己有没有新增情敌么!
  就算你们所有人都偏白寻雪但这也太过分了吧!
  苏天忍不住的鼓起脸,看上去跟个小包子一样,其实苏天这副皮囊很好看,也是个漂亮好看的人,那双眼睛瞧着就亮晶晶的,就是性格之前有些骄纵了点。
  七师兄立马就抬手忙着解释,“不是不是,是因为现在外界都传说喜欢小师弟,剑峰的人现在都挺看不过你,不把这事解释一下,就剑峰那群一根筋的人,指不定后面找你决斗呢。”
  “为什么?”苏天就纳闷了,这事跟剑峰那边的人有什么关系。
  “剑峰护短啊。”七师兄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表情道。
  其实不仅是剑峰,他们师尊也护短,云霄仙宗的这些长老峰主都挺护短,但都没剑峰那么团结,毕竟都一根筋的人,遇到事就一条道走到底。
  这次苏天让剑峰的大师兄受了鞭刑,指不定剑峰那群弟子怎么想苏天呢,毕竟之前苏天没事就跑到剑峰去蹲风惊寒,这事剑峰的弟子都知道。
  估摸着苏天在剑峰眼里的现在已经成了水性杨花贪生怕死的代名词。
  七师兄瞧着苏天有些发愣,忍不住的伸手碰了碰苏天的胳膊,“对了,师尊让你等会过去一趟呢。”
  苏天一头埋在了自己的枕头上,“不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