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47)

字体:[ ]

 
 
第30章
  苏天发誓他这辈子都不想听到铃铛的声音了。
  他被自家师尊折腾了一晚上,唯一的好处就是涨了五点好感度,目前算下来好感度已经快要七十了,差不多也是到了个大坎的时候。
  苏天稍微总结了一下经验,从零开始涨的时候好感度其实非常艰难,不过一旦涨起来后就容易飙得很快。
  但飙到了五十以上后好感度就会变得缓慢起来,好感度越高,后面就越难涨,这时候就不能再守株待兔等下去,因为无论你等多久,好感度都不可能刷满。
  因为现在苏天每天各种亲亲抱抱粘人最多也就一两点,有时候还不涨,眼凑着任务时间就三个月,这都过去大半个月了,苏天是开始有点紧迫感了。
  更关键的是,苏天是觉得他师尊越来越变态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苏天已经有点招架不住他师尊那些变态手段,并且也不知道后续他师尊还会有哪些变态手段。
  一个铃铛就弄得苏天快要有心里阴影了,就更别提其他那些事。
  跑是肯定要跑的,但苏天目前也不知道该怎么跑,甚至还有点担心跑了之后被抓回来好感度是涨还是不涨,而最好的方法就是,跑可以,但不能是他自愿,他不仅不能自愿,还得跑了之后想方设法回来跟他师尊控诉一翻。
  要完成这一系列的高难度操作,苏天觉得自己还是洗洗睡算了。
  太难了,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上加难。
  苏天捧着自己的小脸蛋深深的叹了口气,小模样瞧着都挺沮丧的,云沉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这一副画面,他把准备好的灵水放在旁边,过来蹭蹭苏天的脸颊,语气却轻柔了不少,“怎么了?”
  “师尊欺负我。”苏天眼巴巴的看着云沉说道。
  昨晚上他哭着向云沉求饶,哭了一整晚,直到声音都哑了下去云沉都没放过他,要不是今早云沉给他喂了灵水滋润喉咙,现在他声音都还是哑着的。
  其实昨晚其他都好,就是云沉一直盯着他,盯得苏天毛骨悚然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害怕在云沉面前露出马脚,但更怕云沉仗着他现在变傻了就使劲欺负他,最关键的是云沉就特么喜欢这一款啊。
  苏天现在才深刻明白了什么叫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
  自作孽,不可活啊!
  云沉感觉掌心下的小脑袋不满的蹭了蹭,心情却是不错。
  他已经很少有如此放松又愉悦的时候,禁闭在云峰那上百年的时间是完全空白的,外界的一切都在发生改变,只有他永远停留在百年前,终于当他可以走出云峰的时候,云沉却早已发现自己不喜外物。
  不以物喜,不以物忧。
  这是他常常教导自己弟子的一句话,他也是这样做的,外界甚少有影响到他的东西,云沉也以为自己枯燥而又乏味的生活只能如此,一层不变,日复一日的重复。
  除了,这突如其来的改变。
  “你乖一些,师尊就不会欺负你了。”云沉只是端过旁边的灵水。
  苏天看了云沉一眼,也不接过来,直接凑到云沉的手边然后小口小口喝着瓷碗里面的灵水。
  一小口一小口,每一次云沉都感觉手上微微压下重量,然后水又轻上一分。
  像是轻轻落在掌心的羽毛,挠人又轻盈,转瞬即逝。
  云沉眼里有了几分不该有的心思,这些心思一直被云沉深深埋葬了起来。
  因为他们是师徒,有些东西是不该存在的。
  但是云沉太喜爱苏天了,太喜爱太喜爱了,他喜欢现在苏天的一切,想要把人永远都藏在云峰里面,如果之前苏天没有出去的话,云沉完全可以找个理由说苏天陨落了,即便有人记挂,但时间总会冲淡一切。
  比如数年前他们师尊陨落那般,他大师兄很是尊重他们的师尊,师尊陨落后大师兄低迷了好一阵子,最后不还是继承了宗主之位维护了云霄仙宗这数十年的太平。
  所以说,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着的,除了能够永远藏起来的珍宝。
  等苏天把水喝完了,云沉才回过神。
  他看着乖巧的苏天,拿起旁边的帕子轻轻擦拭苏天沾满灵水湿润着的嘴角,似是嫌弃帕子不够轻柔,云沉凑上前伸出舌头轻轻从苏天的嘴角一扫而过。
  无比的暧昧,夹杂着数不出的情愫。
  苏天愣了愣,抬起头有些茫然的看着云沉。
  然后苏天鼓起嘴,似有些小气说道,“师尊亲我。”
  “那又如何。”云沉好笑道。
  现在苏天在他的手上,他想要做什么都可以,他只是怕吓着这小东西罢了,云沉的恶趣味,很多,非常多。
  苏天不高兴的捧起脸,“我也想要亲亲师尊。”
  云沉看着苏天,目光暗沉了一下,微微抬起下巴,“亲吧。”
  苏天立刻眼睛亮晶晶的朝着云沉扑过来,他爪子搭在云沉的肩膀上,像只小猫咪一样,就差竖起跟大尾巴晃来晃去。
  苏□□着云沉凑过去,然后亲亲云沉的脸颊,又亲亲云沉的嘴角,最后磨磨蹭蹭的嘴唇轻轻印上了云沉的嘴唇,就一下,犹如蜻蜓点水般,却是掀起了一片的涟漪。
  云沉伸手扣住苏天的后脑勺,然后微微张开嘴轻轻咬出苏天的嘴唇,然后一点又一点的印上去,两人微微侧头,谁也没张开嘴,仿佛心有默契一般,只有无尽的暧昧以及亲昵。
  苏天的呼吸微微粗重,他的鼻息也跟云沉的纠缠在一起,云沉克制,却依旧没能做到心若止水。
  因为下一瞬云沉直接低下头直接一口咬在了苏天的脖子上,苏天仰起头皱皱眉,又开始哭哭啼啼起来了。
  “师尊、疼,我疼。”
  苏天呜咽着断断续续说道。
  云沉将啃咬化作了舔/舐,轻轻的安抚刚刚不小心咬出了点点印记。
  过了好一会儿云沉才抬起头,语气无比的认真,“怕疼招惹我作甚。”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