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46)

字体:[ ]

  七师兄摸不着头脑,“好什么?”
  白寻雪瞥了七师兄一眼,摇了摇头,“没什么。”
  现在苏天变傻了,也变得爱哭了,他以后就有机会把苏天弄哭然后看着对方哭了。
  师尊护人护得紧又如何,总有松懈的时候。
  再说了,他师尊也是有所顾忌的地方,总有一天他会想个法子让苏天落到自己手里。
  一想到将来苏天会在自己手上哭哭啼啼的,一边喊着不要一边喊着不要停,白寻雪就无比兴奋,不,应该已经算是激动了。
  雪雪很兴奋,雪雪现在就想日天天!
  白寻雪咬了咬自己的衣袖,然后恢复平静转身就从大殿里面出去,那神色一点都看不出心里的各种想法,隐藏得滴水不漏,比他师尊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只有七师兄疑惑的摸摸鼻子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他怎么感觉今晚就他一个有点多余呢。
  其实七师兄心里自然是更偏心苏天的,毕竟白寻雪只当了他一年的师弟,而苏天可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云峰表面上有十几个弟子,其实真正常居在云峰的没两个,其他一些师兄弟偶尔也会回来,都很喜欢苏天。
  但苏天在所有师兄弟里面,最亲近的还是他,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天眼瞎看上风惊寒之后,他们之前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
  现在好了,苏天的眼疾是治好了不再为风惊寒要死要活了,结果傻了,七师兄觉得自个身为药修,还是有必要给苏天炼点丹药治治脑子,就是不知道他们师尊准不准。
  而云沉,自然是不准的。
  云沉很少喜欢什么东西,但一旦喜欢上就会想方设法的占为己有,并且不允许任何外人觊觎。
  比如他真正喜欢的一些珍宝,其实都藏在最深的府邸里面,他的那位师兄过来顺手偷走的一些宝物都不是云沉真正在意的,所以云沉也就随着云青去了。
  但如果云青真正偷走了他喜爱的珍宝,他势必是要去追回来并且教训一翻云青的。
  还是那句话,不重要的东西自然是不在乎,在乎的东西自然是无比重要。
  但今晚云沉稍微有些吃味了,原本一切都挺正常,结果苏天自个作死回到寝殿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推推云沉的胳膊问道,“师尊,我是不是有个铃铛啊?”
  是有个铃铛,还是七师兄送的。
  云沉之前瞧着苏天身上挂着别人的东西不顺眼,于是顺手就抹去了。
  “丢了便丢了,师尊送你最好的。”云沉脸色隐藏在昏暗之中看不真切。
  苏天也半点没瞧出不对劲,直接乖乖巧巧的盖上小毯子准备睡觉。
  结果没睡多久苏天就迷迷糊糊醒来了,他感觉难受,不仅难受,而且还有种说不出被禁锢着的感觉。
  苏天睁开眼睛一眼,差点没把自己吓死,云沉俯身在自己身上,双手撑在他脑袋旁边眼神阴沉的看着他,那极长的发丝从云沉头上垂下,如同道道水流瀑布将苏天完全遮挡在里面。
  而苏天的双手却被云沉死死的扣在脑袋两侧,根本动弹不得。
  “师尊……?”苏天刚仰起头,就发现自己身上不过一件单薄的长衫,脖子上戴着一长串的铃铛,更要命的是双腿几乎没有任何衣物,脚腕上竟挂着两大串铃铛。
  那些铃铛不大,却是一大串的缠在脚腕上,更要命的是苏天觉得全身又痒又难受。
  “师尊,我、”
  “叮铃铃——”
  苏天刚开口,身上动了动,脚上的铃铛就发出悦耳又清脆的声音出来。
  “喜欢铃铛么。”云沉低下头亲亲苏天的额头,双手却死死的压着苏天的手腕,逼迫他挺起胸膛整个人都无法躲开云沉的视线。
  云沉就这么看着苏天,不放过苏天任何一处的表情。
  苏天感觉全身无比难受,忍不住的呜咽起来,他难受的动来动去,上半身却几乎无法动弹,就剩双腿不断的颤抖弯曲又乱摆。
  清脆的铃声密密麻麻的响起,声音也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悦耳。
  “呜呜呜,师尊我难受,不要铃铛,不要铃铛了,呜呜呜。”
  苏天又哭了,眼睛湿漉漉的,双眼都微微有些泛红,他在云沉身下不断的扭动,却得不到云沉一分的怜惜,呜咽的哭声一开始大声,随后又变得又软又轻起来。
  只有那铃声却是越来越响耳。
  “呜呜呜——”
  明明该是安静的寝殿,只有那哭泣的呜咽声断断续续,然而淹没那哭声的,却是不断响起的铃铛声。
  苏天哭累了,可身上还是难受,他想要挣扎扭动,双腿不断的摆动,铃声急促着,又恢复了一会儿的平静,却又再次变得急促起来。
  到了最后,铃铛声完全遮盖住了哭声,甚至哭声也逐渐消失不见。
  整个晚上,铃声都断断续续响个不停,直到天色微微泛白的时候,那铃声才安静了下去,偶尔响起一两声,仿佛是最后的挣扎哭泣。
  而整个晚上,云沉就这么撑起身体俯身在苏天身上看着他,看着苏天难受得想要翻滚,看着苏天的所有情绪表情,看着苏天哭得可怜兮兮。
  云沉是在教训苏天,因为苏天私自出去了,如果苏天不是去大殿,而是转头逃跑呢。
  这个教训就是要让苏天清清楚楚的明白,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能做。
  云沉看着哭得精疲力尽的苏天,那铃铛声也终于没有力气响起,云沉才肯放过苏天,他放开苏天的双手,然后伸手摩挲着苏天的脸颊,神色一如既往的沉稳克制,并且将一切都埋藏在了最深处。
  “你乖一些。”云沉鼻尖轻轻蹭在苏天的鼻尖上,耳鬓厮磨。
  甚至云沉忍不住亲亲苏天的嘴角。
  “你乖一些,师尊就疼你了,好不好?”
  【叮!云沉好感度+5。】
  看在好感度的份上,我特么不对你竖中指已经是最大的尊重了,大变态!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