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4)

字体:[ ]

  承认什么?
  风惊寒不是个斤斤计较亦不是一个会为此事一再纠缠的人,他只是说道,“我所说之言,并无半句虚假。”
  刑长老将又目光移向白寻雪,“你呢?”
  “该说的,弟子都说得很清楚了。”
  刑长老最后又将目光放到了苏天身上,还没等苏天开口刑长老就先开口了,“此事容后再议,不过既是因你们三人而起,三人全部关进地牢之中等最后处罚。”
  苏天松了一口气,看来他还是赌赢了,本来之前是局面是他一人输,现在三人皆输,怎么算他都是赚了。
  只是他们被押着去地牢之时,白寻雪从他身边经过轻声问道,“苏师兄之前所说可是当真?”
  苏天看了看一旁的风惊寒,笑了笑,“自然,当不得真。”
  白寻雪若有所思的看了苏天一眼,那眼神带着几分复杂,却让苏天没由来的脚底微微发寒。
  唔,他好像忘记了这位从发丝间到脚尖都是黑的,嘛,不过也算了,反正他又不刷对方好感度。
  不过很快苏天就后悔了,不知道是不是小师弟的爱慕者太多给他开后门,他一个人关一间牢房,而苏天却是直接跟风惊寒关一块了。
  苏天看着握着利剑眼瞅着就要拔剑相向的风惊寒,立刻后退了好几步贴在天牢的墙壁上,可惜这是天牢,就上面一道出口,苏天都快把墙壁抠出个小口都没能爬上去。
  风惊寒却是目光一凝,直接一把利剑朝着苏天刺过来,但剑却并没有出鞘,却直直的横在苏天的脖子处。
  “苏天。”风惊寒几乎是从牙齿里面挤出这两个字。
  苏天下意识的竖起双手,神色微微有些慌乱,“我可以解释的,真的!”
  “说!”
  苏天动了动眼珠,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真诚一点,他看着风惊寒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听过,因爱生恨这个词吗?”
  风惊寒:……
 
 
第3章
  天牢之中
  风惊寒盘坐在一侧休息,天牢里面有封印,他们体内的真气都无法运转,风惊寒是剑修,影响倒不大,苏天就有些麻烦了。
  他这一身的伤还没来得及处理,又大起大落,此刻窝在一旁正拿着指甲去抠墙壁,试图抠出个洞来把自个装进去。
  其实苏天全身又酸又疼,恨不得现在直接倒头就睡一觉,不过他现在可不敢睡,虽然他目前的第一个任务目标是风惊寒,不过瞧着风惊寒看向他的眼神,苏天觉得对方现在绝不可能想睡他,只会想弄死他。
  苏天右手抠累了,又换左手继续扣墙壁。
  也不知道这墙壁是什么做的,黑乎乎的一团,抠了半天就抠出几道小口子出来。
  ‘系统先生你还在吗?’
  【在的。】
  ‘我全身都好疼。’
  【你的伤不算轻的。】
  ‘任务好难,要不我们打个商量延迟一下任务时间吧。’
  【抱歉,任务规定不在我的范围之内。】
  苏天顿了顿,终于问出了一个他一直都想要问的问题,‘那你有什么用?’
  系统也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试探的问道,【鼓励算吗?】
  ‘……’
  苏天绝望的闭上眼睛了,他有些累了,把脑袋靠在墙壁上似乎是打算休息一会儿,其实苏天是在脑海里面再次消化之前传过来的资料,有原身的一些记忆,还有一些世界资料,以及一些人物资料,不算多,但至少勉强能让苏天融入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跟苏天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很不一样,这里的人可以修炼,都成为修士,境界从低到高分别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合体、飞升,每一个境界都是一条分水岭,而寻常的修士穷其一生可能也不过只能停在筑基或者有些天赋稍高的能够晋级到金丹修为。
  苏天是云沉长老的弟子,云沉长老执掌云峰,已是元婴修为,在云霄仙宗里面,元婴修为以上就可自立门户收徒。
  不过实话实说,云沉长老的修为并不算高,除了那十二位大长老,其他长老的修为都基本在分神修为左右,元婴修为的长老并不算多,但云沉长老却在云霄仙宗中颇有地位,真要说起原因,大概就是云沉长老是宗主的师弟,他们师出同门,关系还一向挺不错。
  而风惊寒是剑峰的峰主大弟子,剑峰峰主并非长老之列,但实力却不弱,已是分神大圆满的修为,就差最后一步晋级合体,而风惊寒作为大弟子也到金丹修为了。
  怎么看,苏天都觉得自己现在还招惹不起风惊寒。
  毕竟以前吧他师尊还挺宠爱他的,自从白寻雪来了之后,他师尊对白寻雪的心都没差偏到天边去了,果然人比人得气死人。
  那么,他要怎么把一个爱慕白寻雪的风惊寒给刷满好感度呢。
  ‘系统先生,我能知道风惊寒现在对我的好感度吗?’
  【可以的,目前风惊寒对宿主好感度为负10。】
  苏天默默的捂住了脸,好的,还特么是负的!
  想到此,苏天忍不住的抬眼朝着风惊寒瞥去,只见对方一身剑峰道袍,安安稳稳盘坐在一侧打坐,一张英俊的脸庞看着有些锋利,看得出来是个剑修,因为只有剑修又穷又直,直男的直。
  苏天试探对着石惊寒开口问道,“风师兄?”
  风惊寒连发丝都没动一下。
  “风师兄你还在生气吗?”
  风惊寒依旧连个眼色都没给过苏天。
  苏天想了想,然后语气微微一变,“风师兄,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小师弟,那风师兄你知道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吗?小师弟心地善良,我若天天软磨硬泡,向来他也不会太过拒绝我吧。”
  然后风惊寒睁开眼睛了,看向苏天那眼神就差没直接拔出自己的剑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