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3)

字体:[ ]

  不过现在么,另一个主角估摸着还在玩泥巴。
  苏天的目光在白寻雪身上顿了顿,然后移到了旁边的一根木头上,那人自然也是剑眉星目英俊无比,可却一张脸面无表情瞧着有些难以近人,手持利剑,看来就是风惊寒了。
  苏天突然就觉得原身有点眼瞎。
  怎么说呢,货比货得扔,风惊寒自然也是不差,但站在白寻雪身边一对比,那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了。
  苏天看完后就垂下了目光,然后缓缓走到中心,他身前依旧是好几个身着道袍长袍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人看了苏天一眼,似有些厌烦。
  “跪下!”那人呵斥道。
  苏天直接双腿一软直接跪坐而下,膝盖猛的砸到地上,疼得苏天眼泪水都快出来了。
  “苏天,你心生恶念,残害同门,对此你可认罪!”那中年男子突然横眉大声说道。
  苏天想了想,缓缓吐出几个字,“不承认。”
  “你!”那中年男子差点吹胡子瞪眼睛,他是刑峰的刑长老,一向看不惯龙阳短袖之好,再加上他一向铁面无私,因此对苏天这般的行事向来有些不耻,“证据面前,你还不知悔改么!”
  苏天抬起头,似有些天真,“证据在哪儿?”
  就在此时,旁边的白寻雪微微皱了皱眉,将手中玉筒拿出,“事发当日,苏师兄的确传信约我断崖一叙。”
  那刑长老将玉筒拿过,上面的确是苏天的传的讯息。“苏天你可承认这是你传的?”
  苏天点点头,“承认。”
  “那你可因私情对白寻雪痛下杀手?”
  苏天却是缓缓摇了摇头,“不认。”
  眼见那刑长老又要皱眉,苏天却是吐出一口气说道,“因为我心悦白寻雪小师弟,约他在断崖表明心意,谁知剑峰风惊寒大师兄亦对白小师弟情根深重,不满于我,失手将我推下断崖,弟子一身伤痕皆可作证。”
  刑长老:!!
  一旁的白寻雪看向苏天的目光却是微微沉了沉。
  而四周那些躲在暗处看热闹的弟子却是爆发出一阵的唏嘘声,甚至还有无数的议论声。
  不都是说这苏天对剑峰大弟子风惊寒爱得深沉么,怎么现在里面还有内幕不成?!
  风惊寒却是握紧了自己的利剑,只是没有一丝情绪的开口道,“一派胡言。”
  苏天看向风惊寒,目光在对方身上转了个圈,“那风师兄可说说,什么又是事实?”
  风惊寒难得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剑修都是一根筋的直男,要他说出苏天对自己爱得死去活来这种话的确有些为难他。
  而一旁的白寻雪却是微微动了动眼珠,那目光如同星光微微闪烁。
  刑长老捏了捏自己的胡子,“苏天,不得捏造事实。”
  毕竟云霄仙宗里面还有谁不知道苏天对风惊寒爱得跟什么一样,甚至被风惊寒拒绝后还一股脑的往剑峰跑,那积极性,被他师尊罚了好几次都还没放弃。
  苏天却是轻声笑道,“我知晓之前有些传闻,说我喜欢风惊寒,不过那是假的,我喜欢小师弟才是真的。”
  说到此,苏天仿佛无声嘲讽,“一朵漂亮的白花跟一块不解风情的木头,瞎子才会选错。”
  白寻雪似乎也笑了笑,却看不出几分笑意。
  “我去剑峰只是为了知己知彼,若心悦一人,自然是心心念念将他放在心上的,对情敌知根知底才能有把握战胜对方,我心悦小师弟后便寝食难安,终于压抑不住心情约小师弟在断崖表面心意,偏偏风师兄却一路尾随失手将我推入断崖,纵使风师兄也对小师弟爱之深切,却无需对同门下这般毒手吧。”苏天最后一句似是挑衅一般看向风惊寒。
  此刻风惊寒将自己的利剑都微微握得嗡嗡响,因为他大概也没想到之前对他那般纠缠的苏天,现在都能张口就诬陷他来。
  但刑长老却也并非是个糊涂人,“那为何有人作证说你平时对你小师弟亦是万分不满。”
  苏天仿佛有些局促,摊开手似乎有些无奈,“第一次喜欢人,没什么经验,就想着故意跟他作对让小师弟能够多注意一下我,等我以后喜欢的人多了,有经验了,就不会再闹出这些误会了。”
  说完,苏天还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白寻雪一眼,却正好对上白寻雪那一双有些探究的双眼。
  那是一双无比漂亮的眼睛,仿佛藏着宇宙星辰。
  苏天一愣,对着白寻雪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就是脸颊微微泛红,看着仿佛真的是一个爱慕白寻雪之人。
  “但你所说并没有任何证据。”白寻雪看着苏天,一字一句清晰说道。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像是冰川融化之时那缓缓流动的冰水,不冷,却让人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萌动。
  “但今日说我残害同门,不也没有证据么。”苏天的目光似乎有着光亮点点燃起,“是否心悦一人,除了他自己外,是没有人能知道的,难不成在今日风师兄表明心意前,小师弟便能知晓他亦对你情根深重不成。”
  苏天这是给白寻雪挖了一个坑,若白寻雪承认,便是白寻雪明知风惊寒对他的感情,却依旧把对方当备胎,毕竟白寻雪跟风惊寒的关系之前可是挺不错的,若是白寻雪不承认,刚好就帮苏天作证了。
  白寻雪沉默了一会儿,反而一旁的风惊寒握紧了自己的利剑,他是剑修,脑子都是一根筋到底,他知道自己心悦白寻雪,但却一直未曾表明心意,亦不知对方的心思。
  然后,白寻雪清楚的说道,“是我愚钝,之前并不知晓。”
  苏天笑得更深了,“瞧,宗内谁都知道风师兄对小师弟你格外爱慕,连你本人都不知晓,你又怎能知晓我对你的心意呢。”
  刑长老这下纠结了,他又看向风惊寒,却发现对方似乎有些失神,风惊寒是剑峰大弟子,亦是宗门内给寄予厚望的,如今为情所困,的确有些惋惜,“风惊寒,你对苏天所说之事可承认?”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