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29)

字体:[ ]

  只见苏天不断的在玉竹宫里摸摸蹭蹭,双眼冒光不停的说道:“雪乳水,卧槽,千金难求得这么一滴的雪乳水有这么大一池子,这特么能用到什么时候啊。”
  苏天没忍住伸出手指沾了一点,似乎想要尝尝味道,毕竟雪乳水是有名的灵水,尤其对渡劫的修士来说,简直是圣物。
  在苏天差点舔舔手指的时候,高处的云青没忍住还是开口了,“那是我泡澡用的。”
  “呸呸呸!”幸亏他没舔,卧槽,“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这雪乳水大多都是用来入药炼制灵丹妙药的,寻常人得了那么一瓶就宝贝的跟什么似得,你竟然用来泡澡,太糟蹋好东西了。
  苏天扭头就看见一片宝蓝色花朵晃晃悠悠挂在枝桠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紫兰星?”
  这特么也是一株可与不可得的药材啊,对修炼那是大有益处!
  云青托着下巴似乎有气无力,“那是我种来赏玩的。”
  苏天脚步顿了顿,还是没忍住朝着云青跑过去,直接就抱住了云青的大腿,“云师伯,你这儿还收人不,你看我可以吗。”
  这哪儿是宫殿,这特么就是一处宝藏,还是国宝级的那种。
  云青换了只手继续撑着下巴,“你难道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我从师弟那儿借过来的么。”
  “我师尊?”苏天斩钉截铁道,“不可能!”
  他师尊深居简出的,平时穿得都一股子沉闷,要是有这些东西,还至于过得这么简简单单么,云峰虽然不算穷,但那也得跟什么比,跟剑峰比,云峰是不算穷,但跟其他比起来,云峰显得穷多了。
  云霄仙宗可是修真界数一数二的大宗,他师尊如果有整个宗门的底蕴,特么用宝贝砸都能砸到一个分神或者合体修为出来,怎么现在还卡在元婴修为搞的自己身份不上不下的。
  云青见苏天沉思了,伸出手又勾了勾苏天的下巴,让他抬起头看着自己,“乖侄子,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父亲的真正面目吧。”
  云青跟云沉曾是同门师兄弟,他们一脉同门共有四人,且都为云字辈,云霄仙宗以辈分为尊,而他们也都早早有了自己的称号。
  他们大师兄云逸,是如今云霄仙宗的宗主,二师兄是云澈,早就不知所终了,他排行第三,而他的师弟云沉则是排行第四。
  当年的云沉可不是现在这般,是意气风发年少轻狂,甚至也是他们中间天赋最高的一个,也是他们师尊最看重的一个,不过二十余岁便已经金丹修为,二十二岁突破元婴。
  二十二岁的元婴老祖,别说在云霄仙宗里面,就算是整个修真界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更别提,云沉是最晚入门的,入门当年十六岁,且还未入道。
  也就是说,云沉突破到元婴,仅仅只用了六年的时间。
  六年,六年能够做什么,有的人六年都无法将自己的修为再前进一步。
  云沉的确是天赋异禀,但却也是他们之中最恐怖最变态的一个,因为他剑走偏锋无所不用其极,冷清冷血。
  当年魔鸦一战,无数同门死在他面前,他依旧不为所动,甚至为了胜利直接舍弃了上万人的性命。
  也是因为他太过绝情,当时他师尊曾问云沉,看见无数同门之死,为何不动容?
  而云沉的回答是——
  “他们不配。”
  是的,在云沉眼里,怕是世上千千万万的修士都如同蝼蚁一般不配入他的眼。
  大抵他们师尊是怕云沉走入歧途,于是便不得不将云沉贬到云峰闭门思过,甚至封印了云沉所有的修为,而这一关,就是整整百年。
  百年后师尊陨落,云逸接手成为云霄仙宗的宗主,云澈不知所终,他则是开始游历修真界,但云沉,却依旧还是一个元婴修为,似乎这百年于他而言,只是弹指一挥间,什么都没有改变。
  云青倒跟云沉没什么大恩怨,只不过他想要问清楚一件事。
  一件让他至今都无法解开的事,偏偏云沉不见他,他妖兽身份暴露后也干了些缺德事,导致他大师兄云逸也看他不怎么顺眼,他也不方便再回云霄仙宗了。
  这几十年来云青倒也算过得潇洒,没事偷偷跑去云峰在他师兄的宝库里面顺手拿点东西,想着云沉能过来找他,结果云沉藏宝太多了,他拿的这点,估计人家都没放在眼里。
  结果云青还就越拿越顺手,每隔个几年不去偷拿点东西反而还手痒痒。
  这个习惯不怎么好,嗯,是得改改,想到此云青看着苏天,伸手弹了一下对方的脸颊,结果苏天直接鼓着脸不满的看着他了。
  这性格也不像他那缺心眼的师弟啊,嗯,肯定是遗传他娘的性子。
  也不知道哪个娘们倒了八辈子血霉被他师弟给看上了,就云沉那手段,就算是去母留子他都不感到意外。
  云青刚想开口,却是眉宇微微动了动,然后抬头看向大殿之外,忍不住的勾起嘴角,果然他是抓住他师弟的把柄了,换了以往,怕他师弟看都不会过来看一眼的。
  “乖侄子,帮云师伯一个忙如何。”
  苏天下意识的退后了好几步,“我能不帮吗?”
  云青笑意更深了,“你觉得呢?”
  苏天扭头就跑,结果直接被云青点住全身穴道无法动弹半分。
  云青一挥手,那大殿之上便出现一个大盆,盆里全是颜色各异的毒蛇,云青捏捏苏天的脸颊,催促道,“快哭一下。”
  “我、我哭不出来怎么办?”苏天这人就没别的爱好,就是不爱掉眼泪水。
  这辈子就没掉过眼泪水几次,云青这个要求太为难他了。
  云青也不急,直接一挥手将苏天给绑了起来,直接就朝着那盆里扔去,苏天吓得跟什么似得,尖叫着挣扎起来,结果身形在即将摔入那盆内的时候又凝固了。
  苏□□着下面看了一眼,一条阴森的毒蛇就离他不远,吐出猩红的蛇信,苏天立即就哇哇的叫了出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