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26)

字体:[ ]

  “这破玩意,嘛的,恶心死了。”晃山志全身的皮肤都无比的坚硬,即便那些小蛇冲过来都无法咬伤他分毫,但架不住晃山志恶心这些小玩意,又恶心又烦。
  他看向苏天,莫名对苏天旁边的白寻雪有点敌意了。
  在他们一族里,是不怎么容易找到对象的,只有强大又英俊的雄性才配得到挑选对象的权力,他是他们一族里面最强的,那为什么苏天不想跟他生蛋?
  “我很厉害的。”晃山志对着苏天喊道,“你不要跟别人生蛋了,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有多厉害,等你知道后就会想要跟我回族生蛋了。”
  只有强者才能得到对象的青睐,这点晃山志很清楚,于是他直接转身就朝着那仓蛇冲过去。
  此刻那仓蛇正被风惊寒用剑阵困住,但似乎那仓蛇也并不畏惧,反而在等待着什么,但晃山志直接轰轰轰的冲过来,明明那仓蛇的躯干已经比晃山志还要粗上几分,但晃山志却轻而易举的抱住那仓蛇的尾巴,直接猛的朝着地上砸去。
  “彭——!彭——!彭——!”
  一下又一下,直接砸在地上,跟耍鞭子一样,那仓蛇被砸得七窍出血面目全非,一身的皮肉都快模模糊糊的了。
  晃山志却并不停下,反而是抱着仓蛇蓄力转了好几个圈,然后猛的朝着旁边扔去。
  “轰——!!”
  直接将地面给砸出一个小窟窿出来,巨大的蟒蛇身形动了动,似乎想要爬起来,但动了动,卷了卷,又摔下去了,都快成肉饼了。
  风惊寒收回剑,微微凝眉,这人倒是一身的蛮力,可惜却是莽夫之勇。
  晃山志冲过去似乎打算再踩几脚,他脚刚刚抬起来,那蟒蛇猛的爆炸开来,一片的黑气猛的散去,一道小小的黑影直接窜入那些小蛇之中,似乎打算逃跑。
  “唰——!”
  一道更加凛冽的真气袭去,直接刺中那道小黑影。
  四周的灯笼缓缓落下,远远便见一道影子站在远处,仿佛在俯视这里的一切闹剧。
  黑气逐渐散去,月色透过乌云落下来,隐约却带着几分血色,四周一片的阴沉,却更让人觉得阴森恐怖。
  苏天觉察到了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那气息阴寒得可怕,还让人坐立不安。
  ——是杀气。
  无边无际的杀气,这等杀气,已经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够对付的了。
  而这,还仅仅只是杀气。
  那道身影缓缓朝着这边过来,一步又一步,脚步落在青石板上,轻轻的,却又让人觉得无比沉重。
  白寻雪见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将自己的骨伞收了下来,月色落在他的脸上,却更让人动容。
  而终于,那道身影逐渐走在众人面前,出乎意料的,竟是一名看上去无比斯文的男子,头戴纶巾,手持纸扇,身着灰蓝色衣衫,腰身却极细,上面挂着一串的腰带珠帘,更显得纤细,只是肤色太过白净,甚至是几分不正常的病态白。
  风惊寒不知此人是谁,依旧警惕,反而是旁边的晃山志嗅了嗅,低声说道,“又来一条蛇,老子最讨厌蛇了。”
  也是妖兽么,苏天眨眨眼睛,然后朝着白寻雪身后退了一步。
  新来的这头妖兽很明显比刚才那个仓蛇厉害多了,苏天之前恶补了一下修真知识,再加上他本身就是筑基修为,所以之前还是多多少少感知出来了那仓蛇实力应当不算厉害。
  但眼前这人,他却根本感受不出对方的实力,怎么着都得在风惊寒的修为之上了。
  苏天又开始捏着玉筒开始给自家师尊求救了。
  “诸位若是为收服仓蛇而来,如今仓蛇已死,诸位可以走了。”那人轻声说道,声音如同白瓷轻轻碰撞。
  苏天扯了扯旁边白寻雪的衣袖,“我觉得他说的很对。”
  之前那个仓蛇好对付倒是没什么,现在这个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还是不要再节外生枝,更别提现在好感度已经涨到四十了,估摸着也不可能再涨下去了,今晚既能完成任务,又能涨涨好感度,至少对苏天来说已经够了。
  反而是旁边的晃山志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来人,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是来跟我抢东西的,难怪刚才那玩意不经打,是不是你把我族的秘宝藏起来了?!”
  那人轻轻摇了摇扇子,然后缓缓的收起来,扇骨一片又一片的折叠好,明明如此温尔儒雅的动作,却让人觉得有些恐怖,“不走的话,在下就只能将你们全杀了。”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寒气闪过。
  苏天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吞了吞口水说道,“那就告辞了,我们马上就走。”
  说完,苏天扯着白寻雪的袖子准备跑路,他朝着风惊寒递了眼神,却见风惊寒似乎略有迟疑。
  谁知就在苏天转身走了不到两步,四周却再次掀起一片的真气,直接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男子摸摸自己的鼻子,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却架不住一身的气势冰冷,此刻他是一条已经看上了猎物的蛇,目光阴沉又志在必得,“刚才走可以,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他抬起扇子,指着苏天跟白寻雪这边,“你不能走。”
  苏天无比的自觉的朝着旁边退了两步,他相信他师弟白寻雪万人迷的魅力,这新来的保不齐又是个见色起意的人,所以说啊,师弟你干嘛长这么好看呢,这下红颜祸水了吧。
  苏天承认他是有点幸灾乐祸,毕竟大后期为他师弟要生要死的人多了去,其中还有好几个死变态,光是那些变态齐聚一堂就够让他师弟头疼死,更别提大大后期的大锅乱炖修罗场。
  但就在苏□□着旁边移了两步后,他突然感觉那道目光似乎又朝着他这边过来了。
  苏天嘴角抽了抽,试探的又朝着旁边移了两步,这回跟白寻雪拉开的距离更开了,但那目光又转到他身上了。
  苏天一脸生无可恋的朝着那男子看去,伸手指着自己,“你刚才说的,是我?”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