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21)

字体:[ ]

  云沉忘记上一次出云霄仙宗是什么时候了,好像是带白寻雪回来的那一日吧。
  其实在那之前,他就并不如何出峰了,他向来深居简出,收了苏天之后基本就并不如何动弹了,十几年的时光仿佛也是弹指一瞬间。
  云沉低头看向苏天,却对上苏天不解又纯粹的一双眼睛。
  真漂亮啊。
  这么漂亮的眼睛,最适合收藏起来了。
  云沉不动声色的召唤出自己飞行法器,乃是一叶轻舟,简朴至极,但上面却仿佛留下几分古朴的气息,云沉缓缓上前,他身着暗青色长袍,身上发丝微长,不过一根碧玉发簪,看上去整个人儒雅而又波澜不惊。
  “过来。”云沉朝着苏天伸出手,苏天立刻塔上手跑上去。
  小舟不大,不过容纳两三人还是绰绰有余,云沉站在前面,竖起双指在身前,轻念了一段咒语,小舟如同一道流光一样直接飞窜出去,吓得苏天直接抱住了云沉瑟瑟发抖。
  苏天看着脚下不断飞过的景色,直接一抹脸,特么他师尊开的不是飞行法器,这特么是火箭了吧!
  这速度已经算是超速行驶了吧喂!
  他师尊看着挺正儿八经的怎么开起飞行法器来这么刺激!
  苏天小手指都忍不住微微抖了一下,直到天黑的时候苏天终于没忍住趴在旁边干呕了半天,这么多年了,苏天没晕过车没晕过船,竟然在他师尊的飞行法器上晕了,师尊牛批!
  云沉看着苏天有气无力的趴在一旁,却是抬头看向了远方,此刻天色完全暗沉了下来,今夜月色倒是皎洁,云峰的月色也是皎洁的,却多了几分冷清。
  等苏天终于缓和下来了,他才看向自家师尊,“师尊,我们还有多久到啊?”
  云沉顿了顿,“已经到了。”
  仓蛇是在越水城一片,而这里离越水城,仅有一河之隔,到底是给弟子的历练,他不便出手。
  那仓蛇实力算下来也不过金丹修为左右,唯独手上那个宝贝让人难缠了一些,但他本身实力不高,也不会太难对付,云沉若是出手,便是夺了弟子的历练跟机缘。
  这大道三千,事事皆是因果循环,今日夺因,明日便受其果,因此云沉是不便现身也不便出手的。
  谁知苏天却是上前几步,看了看四周,一片的荒山野岭,忍不住嘀咕,“那风惊寒他们在哪儿啊?”
  云沉斜睨了苏天一眼,目光微微垂下,这般放不下风惊寒么。
  苏天扯了扯云沉的衣袖,“师尊,师弟他们在哪儿啊?”
  云沉将目光放到远方,“对岸。”
  苏□□着云沉的目光看去,不远处有一条大河,那河面一眼望不到尽头。
  云沉却是转身说道,“我尚有俗事处理,待我处理后再来寻你,有事可玉筒联系。”
  说完,云沉却是直接跃身到那小舟上。
  苏天刚想让云沉留几个法宝给他防防身,结果他师尊直接再次飙车飞走了,苏天那伸出去的手还放在半空中没落下去。
  “哎、”苏天想了想,又把手放下来。
  他看向那河岸对面,隐约可见一片的灯光之地,只是隔得太远苏天看不清是什么,像是一座小城。
  ‘系统先生,剧情资料里里面有关于这部分的描写吗?’
  【我不知道呢。】
  苏天其实也对系统不抱什么希望,因为他自己也没有找到相关的资料剧情。
  于是苏天从纳戒里面取出一块浮木,然后站在上面缓缓渡河,这浮木也是他仓库里面的小法器,没啥大用,就是偶尔能够代步,只是苏天嫌它丑因此一直没怎么用,等过了河,远远的苏天才发现那灯火通明之处仿佛是一处城镇。
  苏天看了看,却是有些迟疑,他总感觉那里面有点不对劲,具体哪儿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不过既然他师尊把他一个人放过来,至少说明这边没什么太大的危险,不然就他师尊那偏心劲也不会让白寻雪过来历练了。
  苏天摸了摸下巴,看了看四周一片的孤寂,还是没忍住朝着那城镇里面进去,只是在进城的时候苏天忍不住的抬头看了看那城镇名字,上面书写着大大的三个字——越水城。
  “越水城么。”苏天喃喃说道。
  【是什么重要剧情转折点吗?】系统的声音响起。
  ‘那倒不是,只是我看东西容易念出来而已。’
  【……】
  系统暗戳戳的下线了。
  苏天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的进去,一进去就发现每家每户都挂着高高的灯笼,那灯笼五颜六色的,一片的光亮如同白昼,但苏天走了两步就立刻停了下来,因为他终于看出来了这里的不对劲。
  这座城里,没有一个人。
  安静的街道掀起一片的风声,苏天吞了吞口水,一股寒意传来,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明明这里一片的繁华之景,但这里面却仿佛没有一个活人,无比安静,甚至安静过头了,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声响。
  苏天头皮发麻,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却听到身后突然嘎吱一声,那城门竟直接紧紧关上,苏天上前用力推了推,却如同蜉蝣撼树。
  此刻正是深夜,灯光之下,就连月色也不觉得明亮,那些灯笼高高挂起,却如同一颗颗眼睛一般盯着苏天,苏天咬着嘴唇开始摸纳戒里面的玉筒了,在生命面前,尊严算个球啊。
  苏天直接给他师尊发过去一道讯息,就四个字,简单粗暴又明了——师尊救命!
  但发完玉筒后苏天却更是后怕,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才会觉得恐惧,最大的恐惧就是未知。
  然而就在这时,那城门微微动了动,苏天以为是自己错觉,他将手放在城门上,的确再一次的感觉到那城门又动了动,一股说不出的气息弥漫,城门再次缓缓开启,然而那声音却不似之前。
  巨大的光亮刺来,苏天下意识的闭起双眼,他用手遮挡住那些光亮,过了好一会儿那些光亮似乎才缓缓散去,四周却响起了无数的议论声。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