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20)

字体:[ ]

  苏天不怎么掉眼泪,这点他也觉得很神奇,从小到大不管是磕了碰了,还是遇到什么事了,都没掉过眼泪,怕疼是怕疼,但是怕疼跟掉不掉眼泪好像没什么关系。
  云沉将卷好的画放在身前的案桌上,他此刻坐在榻上,没什么情绪的看着趴在自己的大腿上的苏天,语气波澜不惊,“怎么了?”
  他就像一潭深幽的泉水,深不可测,所有的一些悲喜都藏在了最深处,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出他的喜怒。
  苏天想了想,又蹭了蹭像是撒娇一样才说道,“我也要跟师弟和风惊寒去完成任务。”
  云沉伸手轻轻抚摸着苏天的头顶,像逗弄什么宠物一样,“是想跟风惊寒一同去完成任务吧。”
  苏天被戳穿也不觉得尴尬,反正他的脸之前也丢得差不多了,不差这么一点半点,他微微上前,这回抱着的是云沉的腰,更加的粘人了,“师尊你就让我去嘛。”
  “那你听话吗?”云沉反问道。
  “听听听,我最听师尊的话了。”苏天一脸的附和道。
  云沉继续揉揉苏天的头顶,“那就听话,不去。”
  苏天:……
  “师尊——”苏天抬头眼巴巴的看着云沉,那小模样别提多可怜了,甚至还忍不住的抽了抽鼻子。
  云沉只是伸手将旁边的画卷随意的丢在一侧,似乎并不打算再管了。
  苏天见此,这回直接朝着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记忆里面云沉虽然想着偏心白寻雪,不过对他还是很宠爱的,这回苏天眼眶终于湿润了,他抽抽小鼻子,扑在云沉身上撒娇耍赖一般。
  “呜呜,就要去就要去,师尊偏心师弟不喜欢我了,凭什么师弟可以去我就不能去,师尊师尊。”
  云沉也不做声,只是等着苏天闹完,然后才说道,“寻雪修为高于你,他去合适,你去,并不合适。”
  此次的任务是宗门发布下来,是去收服仓蛇。
  云霄仙宗占据一方天地,四周的王朝门派自然也要依附一二,每年那些王朝门派也会贡献不少的东西,而作为交换,云霄仙宗自然也要守护这一方的和平。
  那仓蛇原是妖界叛徒,从妖界大牢里面逃出来后就一直被妖界追杀,却是一直消声灭迹,直到半年前突然出现在一处小城镇中,甚至打算扎根在那里,直接杀害了不少凡人,甚至还有不少修士也惨遭了他的毒手。
  仓蛇是蛇类,蛇性本淫,那仓蛇不知从何处寻了个宝贝,竟开始大奸大恶起来,还抓走了一个小门派里面的长老当做鼎/炉,顺带还抢夺了不少门派内的珍宝,那门派弱小,自然是敌不过那仓蛇,便直接跑来云霄仙宗哭诉,因为那门派一直以来都是依附在云霄仙宗之下。
  因此宗门商议了一二,便让风惊寒白寻雪等人一同前去收服那妖兽,也算是给弟子一个历练,其实同行共有三人,还有一位是大长老的弟子,只是那弟子平日也不怎么现身,因此宗门内对他也并不如何清楚,但他却也是金丹修为。
  这个年纪,能跨入金丹境界,都不算是泛泛之辈。
  此行其实云沉并不担心,白寻雪虽只是筑基大圆满修为,但离金丹也只有一步之遥,或许此次也刚好是他的机缘,能让他突破到金丹。
  所以云沉才让白寻雪去的,至于风惊寒?
  就算风惊寒想,白寻雪也无意,落花流水春去也,到底都是一场梦。
  云沉是有自己的思量的,与其把风惊寒留在宗门里让他这个弟子念念不忘,还不如把人支出去,少年怀春,遇到一点情爱便以为是真爱了,云沉这么多年的阅历,早就不把这些事放在眼里。
  纵使他不过问这些,怕是过个几年苏天对那风惊寒也没这些情爱了,年少的欢喜,最是虚幻。
  谁知苏天却继续不依不饶,“师尊,你就带我去嘛呜呜,我发誓,仅此一次,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云沉目光跃过那画卷,目光顿了顿,他伸手捏起苏天的下巴逼迫对方看向他。“那如果不听呢?”
  他是有些事还得再考量考量一二。
  苏天转了转眼珠,一脸的坚决,“我要是以后不听师尊的,那就剁唧唧!”
  云沉:……
 
 
第13章
  云沉似是而非是看了苏天一眼,他总感觉他的弟子,似乎变得比以前要粘人活泼了一些。
  之前苏天也粘人,也爱撒娇,性子有些骄纵,云沉是有意让之前的苏天吃点苦头的,不然也不会纵容白寻雪了,但云沉却觉得他的这个弟子似乎并没有吃到什么苦头,不过性子倒是变软了一些。
  幼时苏天总爱粘着他,他奉行的是悲喜不流露于色,一来二去他的弟子也逐渐并不如何亲近他,今儿倒是破天荒又对着他撒娇了一回。
  尽管是为了风惊寒。
  年少的欢喜,总是不长久的,至少云沉是这么认为的。
  他捏捏苏天的脸颊,语气仿佛带着淡淡宠溺,“只此一次,今后要听话。”
  苏天抱着云沉,笑得歪歪脑袋,一脸的灿烂。
  云沉却是移开了目光,他并不如何喜欢苏天的笑容,太灿烂了,灿烂得过于美好了一些。
  其实云沉不如何喜欢美好的东西。
  他起身,然后拉过苏天的手,如同小时候那般,然后缓缓从大殿之中出去,冷风吹起,“哗啦哗啦——”的将旁边的画卷吹落,那画正是云沉之前看的那一幅。
  上面画的是苏天,不过是哭着的苏天,双眼红彤彤的,窝在一侧,像是迷失的小鹿一般可怜兮兮的看着你,眼角还挂着眼泪,看着就可怜兮兮的。
  画卷滚落,打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哒’一声,然后一切再次被凉风覆盖。
  走出大殿的时候,云沉抬头看了看有些温暖的阳光,伸出手轻轻放在眼前,阳光透过他的指缝落在他的皮肤上,手指的倒影浅浅淡淡印在那张有些白皙的脸庞上,干燥清爽。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