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被迫海王后我把情人变情敌 作者:凡你醉处(上)(12)

字体:[ ]

  “我他妈不想跟你殉情啊!”
  风惊寒也觉得他不该带着苏天一起,但他的动作比想法更快,直接就松开了手。
  苏天不可思议到一脸绝望,却在风惊寒松开他的时候下意识抱住了风惊寒的腰,风惊寒受力,直接身形猛的暴跌而下。
  “草草草草——!!”
  两人落入那云间之下的悬崖,里面传来苏天的谩骂,全程就一个字,却每个字的都叫出了不同的情绪。
  “噗通——!!”
  两人坠落进一条河水之中,那悬崖中有云雾遮拦,但其实并不高,落入水中的时候苏天赶紧上扬着浮起,将旁边的风惊寒抱在身边开始往岸边跑。
  但水流却有些急促,猛的朝他们朝着下流冲去。
  苏天感觉一股急浪朝着自己脑门上拍来,意识也变得浮浮沉沉,他也不知道自己飘了多久,却感觉河水冰冷,冷彻入骨。
  直到苏天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天,天色很暗沉,稀稀疏疏下着小雨,雨水冰冷落在他身上,点点滴滴的让他越发的冷,他迷糊了一会儿,赶紧起身看了看自个,还好没什么伤,然后他才看了看四周,在不远处发现了昏迷中的风惊寒。
  风惊寒此刻双唇乌紫,很明显的中毒了,双目紧闭,全身湿漉漉的,却依旧可见几分挺拔俊俏之姿。
  无论怎么看,风惊寒都是一个相当优秀并且英俊的男人,苏天吐出一口气,在查看了一下四周后有些吃力的将风惊寒朝着旁边拖去,那里有个小山洞,至少藏身是没什么问题了。
  等把风惊寒拖进山洞后苏天又取出衣帕给风惊寒擦拭身体,甚至不忘把风惊寒的外衣给脱下来,不得不说啊,之前看着风惊寒他就觉得真身材不错,脱了衣服后没想到更不错,隔着亵衣苏天都隐约看出来了对方那腹肌的曲线。
  苏天有些羡慕的摸了摸,然后转身过去给自己换好了干净的衣服,又从纳戒里面取出火符勉强升起一个火堆。
  苏天坐在山洞里面昏昏欲睡的,外面还在继续下着雨,从刚才的稀稀疏疏下雨变成了倾盆大雨。
  雨声杂乱,苏天打了个哈欠提起风惊寒的衣服给他烤干。
  ‘系统先生,风惊寒中的毒严重吗?’
  【在下不知道呢,但是应该不严重。】
  苏天感觉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他勉强撑起精神揉了揉眼睛,‘你说我救了风惊寒,他醒来后好感度会涨吗?’【在下也不知道呢。】
  苏天还是没忍住,‘那你知道什么呢?’
  系统那边沉默了一下,似乎有些挫败。【我知道的,你再不给风惊寒披件衣服,他就要被冻出毛病了。】
  苏天没忍住朝着风惊寒那边看了一眼,有些疲倦的起身脱下自己的外衣,然后给风惊寒披上。
  刚披上,手腕却是被风惊寒握住,只见风惊寒缓缓睁开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认真的看了苏天好一会儿,眼神之中却仿佛半惊半喜。
  “寻雪……?”
  草,竟然把他认成白寻雪那朵黑心莲花!
  嘛的,衣服披晚了,脑子先被冻出毛病了。
 
 
第8章
  山洞之中,苏天眨了一下眼睛,“你叫我什么?”
  风惊寒却是仿佛回过神,松开了苏天的手腕,将目光放在了其他地方,他仿佛又恢复成了那个面无表情却又冷峻的剑峰大师兄,只是轻声说道,“白师弟。”
  白寻雪白师弟么。
  苏天眼神之中却微微有些兴奋跳跃,中毒认错人了嘛,很有趣呀。
  于是苏天反而伸手握住风惊寒的手,笑得一脸的明媚,刚才的睡意荡然无存,“不必这么生疏,你可以唤我寻雪的。”
  风惊寒眼神却还是有些不敢放在苏天身上,却还是低声喊了一句,“寻雪。”
  苏天将旁边烤干的衣物拿过来,然后放在风惊寒身上,“快换上吧,小心风寒。”
  风惊寒低头却发觉自己只身着一件亵衣,赶紧穿上自己的衣服,等穿戴整齐后他发现苏天坐在火堆前,那身形很是瘦弱,风惊寒却觉得心下一软。
  “白师弟怎会前来秘境?”风惊寒没忘记之前的事,他被他师尊派来进入秘境之中保护同行弟子,不过他之前似乎被那蜂后趁机伤了一下,随后的事风惊寒记不太清楚,好像是谁跟他一块掉下悬崖了。
  苏天看向风惊寒,朝着对方招招手示意对方过来烤烤火,眼下外面正狂风暴雨呢,也就山洞里面这一堆火焰暖和一些。
  风惊寒拿起自己的剑放在一旁,然后缓缓坐在苏天旁边。
  “我担心你,所以进来找你呢。”苏天面不改色的撒着谎。
  风惊寒靠着那火堆很近,感觉自己身体暖和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之前苏天也在,他环顾一圈却并未发现苏天的身影,“白师弟,你可曾见过苏天?”
  苏天动了动耳朵,哎哟还知道关心他,看来好感度又有希望了。
  于是苏天眨了眨眼睛,“看见了,他说你现在不喜欢他,所以他把你交给我之后就走了。”
  风惊寒忍不住的握住了自己剑,似乎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其实苏师兄很关心你的。”苏天继续说道,“你现在不喜欢他,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等你了解他了,你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很善良美好的人,待人温和,热情大方,对你又好,这样的人现在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风惊寒眼神微微沉了沉,只是低声唤道。
  “寻雪。”
  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不似以往冰冷,却又沉重。
  苏天停下来不解的看着风惊寒,风惊寒也看向苏天,目光却似乎有几分复杂,他只是说道,“我记得,他说他心悦你。”
  卧槽,这特么什么直男脑回路!
  苏天僵硬着回道,“是么,苏师兄人那么好,能被他喜欢肯定是人生第一大幸事。”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