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你还敢说你不是渣女+番外 作者:Kivey徒生(上)

字体:[ ]

 
  【古灵精怪腹黑攻 VS 臭屁自恋总裁受】
  堂堂齐天集团少东家祁余,一生顺风顺水,直到5岁那年跟她妈上综艺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叫赵南浔的小胖妞。
  小胖妞又奶又黏人,一点都没有成熟小朋友的气质在,偏偏还不会说话,整天都跟在她屁股后面转悠的。
  祁余表示很烦,直接了当的告诉了小胖妞:“我不喜欢你,你也别喜欢我。”
  好女儿,要志在四方,她的理想就是征服星辰大海,绝不能为情所困,把时间都花在这些有的没的情啊爱的上面。
  人间不值得。
  正所谓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要趁着小甜饼年纪小,自己应该早些时候就跟人说清楚,不要让小甜饼一直心心念念的惦记她多少年。
  祁余如是想到。
  后来长大了,她对赵南浔依旧道,“我不喜欢你,你也别喜欢我。”
  赵南浔不可置否地一笑,斜靠在床头上漫不经心的回答道:“祁小老板呐,您老人家真的是又冷又勾人,又苏又难搞啊。”
  祁余一张脸顿时就冻成了一座冰山:“……”
  难搞你还敢来搞?!
  赵南浔,你可以的,你还敢说你不是渣女?!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南浔,祁余 ┃ 配角:赵洵音,施南北,安禾,祁遇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闭嘴吧你!
  立意:弘扬中华民族在面对困境时不退缩不气馁传统美德,以新时期艰苦奋斗精神为核心,描绘主角发挥主观能动性,用勤劳的双手重建美好家园的平凡事迹。
 
 
第1章 
  谁想要这个媳妇啊!
  祁余和赵南浔家里有仇,这一点是大家都公认的。
  不过虽然是有仇,但其实是和赵南浔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的,主要是赵南浔的妈妈施南北有关系。
  祁余家祁家大业大,说是顶级富豪也不为过,身为祁家少东家的祁余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她往后的余生是要含着金汤匙的。
  这样的家庭注定在给孩子办满月酒的时候是要办得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事情好像说到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太妥当的地方,但坏就坏在祁余的妈咪和赵南浔的妈咪是对异父异母的亲姐妹,关系一度好到让祁余的妈祁老板也怀疑过她们两个人是不是有过一腿了。
  对此祁余的妈咪安禾十分肯定地说道:“你就放100个心吧,我要是真的有那本事和老赵搞在一起的话哪里还有你什么事啊?就老赵那张脸,你以为我不想搞吗?我这是没有那机会。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我们俩都是0。”
  说到这里安禾的表情又隐约透露出了几丝遗憾的神色,“两攻相遇必有一受,但两受相遇就他妈的只能躺着睡觉了。”
  认识过大风大浪的祁老板听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得亏赵洵音是个0,不然以安禾大顶级颜狗的性格,可能早就对自己的亲闺蜜下手了。
  话说的有点远了,不过也由此可以得出祁余的妈咪和赵南浔的妈咪关系是有多好了。
  祁余出生的时候赵南浔还不存在这个世上,本来按照祁老板的个性来说,自己独生女的满月酒应该是办得十分低调的,就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饭便算了。
  可架不住身为祁家贵妇人的安禾在生了祁余之后拿到了一年5个亿的现金之后的嚣张。
  安禾说,她要把这满月酒办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生下了皇位继承人。
  …就祁家的地位与财富,祁余的出生也应当是算得上是皇位继承人了。
  祁老板是个十分宠爱老婆的人,既然安禾这样说了那身为妻奴的她只有照办的份,于是这便有了祁余和赵南浔的妈是施南北结仇的契机。
  施南北是位神人,神就神在顶了一张大众初恋情人的清纯脸蛋但骨子里却是一个缺德而不自知的人。
  当时的满月酒整个过程都是10分完美的,小小的祁余被抱在襁褓之中,虽然她和她妈长得一模一样的,是个看着就觉得性/冷淡的棺材脸,但也架不住祁老板的基因好,独女生得是出落大方,高鼻梁大眼睛双眼皮薄嘴唇,怎么看怎么都是一副美人样。
  小祁余不单单长相随她妈就连性格也是随她妈的,对于众人为她的庆贺,小祁余表现得十分冷淡,不哭不闹,不笑不吵,正眼都不瞧他们一眼的。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喝high了说要进行才艺表演,于是便有了赵南浔的妈施南北上场的那一幕。
  施南北的老婆,也就是祁余妈咪异父异母亲姐妹赵洵音其实是很想拉住的,但安禾缺心眼儿了,说是认识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小南北有什么特殊的才艺呢,非得让施南北继续表演。
  于是施南北便说为庆贺侄女的出生,她想演奏一首《菊次郎的夏天》送给祁余以表祝贺,希望她在成长的过程当中能永远开心快乐。
  曲子优美欢快,的的确确是首好曲子。
  哪里都挺好的是不是?
  …但她是用锁呐演奏的。
  祁家家大业大,给独生女办满月酒东西自然是准备齐全了的,哪怕这种乐器用不上但来表演的乐团也是带着的。
  唢呐一响,跪地称王。
  就是她妈祁老板在听到那曲子之后也没有克制住脸上的表情……实在是精彩万分。
  在场的客人多多少少的顾及着祁老板与赵洵音赵大影后的面子而没敢说什么的,除了祁余的一位姑母。
  那姑母是出了名的嘴炮王者,听了个前奏之后就十分不客气地坐在椅子上翻了一个白眼,讥笑道:
  “这是《菊次郎的夏天》吗?这该是《菊次郎没有挺过来的夏天》。”
  …不得不说形容的还挺贴切的。
  只是气得安禾听到这话之后差点没跟她打起来。
  这件事几乎是可以算得上能载入史册了,祁余当时不过才是一个出生了30天的婴儿,哪里受过这份委屈?故而在那曲子吹完之后她便十分不客气地哭出了声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