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全世界最喜欢的你[重生]+番外 作者:灌醉茅台

字体:[ ]

 
  文案:
  沈黛做她的二世祖。
  聂然当她的高岭花。
  都是校园传说中的人物,却从未有过交集。
  直到…聂然重生后,她们……相亲相爱了?!
  聂然暗恋沈黛很久,可她生来冷淡,说不出情爱,也不敢掰弯心上人。
  一个人走了很远很远。
  后来再相遇,心上人有了男朋友。
  再后来心上人出了大事。
  承蒙厚爱,聂然重生了。
  校霸和学霸
  暴躁嚣张&文静偏执
  我深爱你。
  这一次,你必须知道。
  ps:生命只有一次,要珍惜生命。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然,沈黛 ┃ 配角:非常多 ┃ 其它:看看预收,求求啦~
  一句话简介:全世界最喜欢的你
  立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第1章 碰瓷
  天台上,顶着风。
  沈黛坐在最边缘,看着天。
  下颌角弧线干净,她的婴儿肥全部褪完,精致好看得像容易碎掉的瓷娃娃。
  蓝白条的病号服套在身上,宽松得禁不起风。
  沈黛抬眼看看天,眼睫轻颤,有些欢喜,想要伸手够够。
  她停顿了很久,像在等什么。
  晃晃腿,悠闲地哼着小调。
  破败生锈的门“当啷”巨响。
  沈黛只是漫不经心看一眼而已,就让上来的人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来的人很崩溃。
  “聂然啊,”沈黛笑了笑,唇角弯弯,“你找到我了。”
  懒散缱绻的发梢披肩,神情轻松得像落日时的风。
  “你…别待在那,黛黛,”聂然,她说,“我怕,你过来,你来我这。”
  她用一个拥抱的姿势,向前走了好几步。
  沈黛没回应,只像不经意似的往外挪了一寸,漆黑的眼里淡漠冰冷。
  她淡然抬眼,笑:“你还要过来吗?”
  聂然怎么敢,她就站在那么远的地方,再不敢动。
  “聂然啊,”沈黛不太明白,“我要解脱了,你怎么哭了?”
  她笑吟吟,眼角眉梢都是欣喜:“你该为我高兴才对。”
  聂然摇头掉泪,眼泪成串往下掉。
  沈黛看不见。
  “你怎么不体谅我呢,”沈黛有点委屈,“活着已经很累了。我谁也没了。”
  天台上倏忽只闻风声过耳,没人再说话。
  “不是,你不是谁也没了,”聂然低声、沙哑,“你还有我。”
  沈黛没听清,“嗯”了一声,并不在意。
  “我很爱你,”聂然红着眼,“你看看我,好不好?”
  她语气里的恳求太让人心软了。
  沈黛眨眨眼睛,陌生又朦胧地察觉出一点不太合时宜的真心。
  可是…迟了。
  沈黛挥挥手,她是真开心,扬起唇角抿出一个浅笑,身体往后一仰,挥别人间的姿态决绝干净。
  聂然扑个空,指尖交错,脑中的弦一刻崩断。
  她藏起来的爱意彻底死掉。
  *
  ——“砰!”
  桌椅碰撞的声音。
  教室里猛然站起来的聂然吓到了讲台上讲课的历史老师。
  历史老师:“…嗯?”
  聂然发烧了,一上课就跟老师请了假,想要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
  “聂然同学,怎么了?”
  聂然像是被噩梦惊醒,怔住好一会,眼神乱飘,落在历史老师大着的肚子上。
  是高二下学期,历史老师会请产假和月假。
  聂然低头看了看自己,桌面上凌乱的试卷和方便背诵被编出来的顺口溜。
  是她高中的样子。
  历史老师有点懵,聂然眼眶一点一点洇红,大颗泪聚在眼眶里摇摇欲坠。
  聂然冲了出来。
  她跑过走廊,有风穿过脸颊,身上是蓝白的校服,扎着马尾。
  历史老师是高中的模样。
  黑板上的课表和一摞摞比人高的课本,都是她印象里的样子,一成未变。
  那么…
  七楼上的十三班里,也会有一个沈黛坐在座位上,偶尔看看窗外飘过的云和飞过的鸟。
  聂然噔噔上楼,步子迈的和飞一样,在秋初的风里出了一身汗。
  面色通红。
  却一点也不敢慢下来。
  就算是梦,也要再见一眼沈黛。
  *
  越高的楼层学生越不乖。
  学校四楼以上,都是打领结,穿制服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
  四楼以下,都是学习为主的好学生。
  聂然在一班,文科班的第一名,次次小测都高居榜首,平日里不笑不闹,清冷地如高岭花。
  就是这朵高岭花,现在裹着风,发丝清乱,站在从来看不起书呆子的十三班门口,颤抖到几乎要哭出来。
  她手心攥紧,喉头滚烫,话全部哽在喉咙里,只敢一眼不眨地盯着教室里…还能说说笑笑闹起来的…
  她的…黛黛。
  沈黛后脑勺背着门,话还没说完,代欢眉头一拧,戳戳沈黛,指指门口:“诶,那不是聂然吗,她好像一直看着你?”
  沈黛下意识没把她话里的聂然和学校里的聂然联系起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