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作者和主角HE了[穿书]+番外 作者:舒语谣(下)

字体:[ ]

第48章 
  “杀我?”老国师差点笑出了声。
  他抬着下巴看向花飞雪,视线准确无误地落到她的伤口位置,眼底话中皆是轻蔑:“就凭你?”
  一个伤患而已。
  他当初追杀花飞雪是真心实意地想杀了她,箭上抹了毒,即便她修为再高,重伤之下也难以快速愈合。
  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算神仙再世也没办法叫她立刻恢复如初。
  即便是此时此刻,花飞雪一身肃杀之气,也仍旧难掩面色苍白,像是久病未愈之人。
  更何况,花飞雪年纪轻轻,就算没有受伤,也未必是老国师的对手。
  老国师觉得她可笑,花飞雪却并未理会他的嘲讽,而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不过动手之前,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哦?”老国师倒是起了些兴致,问道,“什么事?说不准在你临死之前我还能满足你一桩心愿。”
  “我母后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花飞雪问道。
  明面上来看,传闻都说先皇后是在早年战场上以身殉国了,听着是个源于意外的悲剧。
  因为当初是先皇后自己主动提出要去战场前线,具体原因已经不可考证,事发之后老皇帝悲痛欲绝,知情者都讳莫如深,连面对公主这个亲生女儿都三缄其口。
  花飞雪也只是从旁枝末节里窥见一点端倪。
  似乎是那时传言有高层是奸细,老皇帝看谁都觉得怀疑,惶惶不可终日,而且战场上确实死了很多人,不得已先皇后便主动请缨走了一趟。
  先皇后出身将门,也是自幼修炼习武,未嫁给老皇帝之前也曾随父兄上过战场。
  虽说性格温和,但她也绝不是什么脆弱的娇花,出门时她刻意隐瞒了身份,身边也有高手一路护送,而且她并非亲上战场,只不过前去传递消息。
  前期一路顺利,谁料回京城的时候就在路上遇到了埋伏,敌军设下圈套抓住了先皇后以要挟雪芙国的将士们投降。
  那时情况危急,内忧外患齐备,这一退可能就是亡国的导|火|索。
  先皇后为了不拖累将士们,拔剑自刎了。
  而将士们也由此受到鼓舞,反败为胜,夺回了被占领的城池。
  后来提起先皇后的死,也只有惋惜和同情,却没有任何人怀疑到老国师身上。
  因为老国师当时出门远游,并不在朝中,回来之后才知道出了事。
  老皇帝也随即彻查了此事,凡是相关的人都被处死,老国师反而在调查中清清白白,确实毫无瓜葛。
  但花飞雪却始终放不下对他的怀疑。
  老国师闻言露出些意外的神色,似乎没有想到花飞雪会问出这个问题,他神情莫辨地反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你恨我母后。”花飞雪平静地说道,“她死了,最高兴的或许就是你了吧。”
  “我可以说你心思阴暗,以恶意揣度人心吗。”老国师笑了一下,“你父皇调查数年都未曾查出我的问题,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倒是喜欢没有证据就平白污蔑他人。”
  随即他又话锋一转:“不过,你说得倒也不错。”
  “你父皇是个没志气的,只知道儿女情长龟缩在这冰天雪地的一角,见识短浅,有些地方就显得不够聪明。”
  花飞雪握紧了长剑:“你倒是敢说。”
  老国师笑道:“有什么不敢说的,我不是说了么,满足你死前最后一个愿望。”
  他好似笃定了花飞雪没有什么后手,又或许只是单纯想要恶心她,曾经那些在暗处的阴谋计划随口就交代了出来。
  关于先皇后的往事也不过就是当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
  老国师跟先皇后确实是有些恩怨。
  早先老皇帝对老国师是颇为信任的,态度也一向恭敬,言辞之前将之奉为老师,这对老国师而言颇为受用。
  直到老皇帝对先皇后一见钟情,便数次因为她而遗忘老国师的嘱咐,甚至还出言顶撞过他。
  某一次先皇后私下跟老皇帝提醒老国师插手国事太多,于国事不利,应当广听谏言,而不是仅仅将老国师一人的话奉为圭臬。
  这话恰好就被老国师听到了。
  之后没多久老皇帝就当众训斥了老国师,虽说确实是他之纰漏,但这也让他面上无光,而后怀恨在心。
  实际上那时候老皇帝继位不久,已经渐渐有了帝王的威严,即便没有先皇后的提醒,他也开始对老国师的专断与干涉有所不满,训斥施压也是迟早的事情。
  自那之后,老国师就警醒过来,开始低调做人。
  老皇帝对他的识趣甚是满意,往后反而更加信任他。
  但老国师是个小心眼的人,由此就开始记恨上了先皇后。
  他虽有野心,但也没有想要推翻整个王朝的强烈欲|望。
  本来随意扶持一下老皇帝的下一代,就能够轻轻松松地做他大权在握的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将新任帝王当成傀儡操纵玩弄天下也没什么问题。
  可他偏偏就是看花飞雪不顺眼。
  花飞雪从小与老国师井水不犯河水,也没有什么能够得罪他的地方。
  若要追究起恩怨起源,也只能从上一代去找了。
  这也是花飞雪控制不住去怀疑老国师的原因之一。
  另一部分原因则是从前世的记忆里窥见了端倪。
  或许是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花飞雪表现得很平静——如果忽视她紧握着的五指的话。
  “你母后走的时候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惜形势所迫,她无论如何也要去,否则日后事情公开出来,朝野上下都要戳着她的脊梁骨骂她。”
  “她心思敏锐,身手也不差,若非入了宫,说不准也能混出点名堂来,可惜了。”
  “太计较贤良淑德的名声,反倒要眼睁睁看着丈夫纳妾、姐妹爬上丈夫的床,连女儿受苦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真是可怜。”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