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当大魔头变成小可爱(重生) 作者:扛锄葬花(下)

字体:[ ]

第60章 
  烛火映照着少女的苍白面孔,衬得她的眼睛血红一片,喻思弋望着那双瞳孔,所有解释的托辞都堵在心口,一句都说不出来。
  空气是死一般的沉寂。
  简随心倔强的咬着唇,死死的盯着身前沉默不语的女人,眼眶愈发的红了,她身形本就瘦弱,此时立在桌前,竟生出一种摇摇欲坠之感。
  长久的静默让她觉得窒息,少女终是熬不过这痛苦的折磨,嘴唇微微动了动,自暴自弃的开了口,
  “师尊不说话,是默认了吗?”
  “一个不能修炼的徒弟,带出去也只会给师尊丢脸,给喻家丢脸,是这样吗?”
  少女说着说着,竟轻轻笑了笑,喻思弋看着那自嘲的笑容,心脏瞬间传来一阵疼痛,两手藏在袖中紧紧握着,连指甲都已经陷进了肉里,
  “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当年收你为徒,我就已经知道你不能修炼,若是嫌你累赘,我又何必、何必…”
  何必将你带回喻家?何必费劲周折让你进入宗里洗髓?又何必——为了你,自毁魂兽?
  剩下的话,喻思弋没有说出口。
  心尖上传来的疼痛让她浑身颤抖,几欲晕死,不知不觉中就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那些话,即便没有说出来,简随心也全部听懂了。
  喻思弋这些年对她的付出,她又何尝不知?
  这天底下,谁都会嫌弃她,只有一个人不会,那就是喻思弋。
  简随心眨了眨眼睛,想起眼前人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心中愈发酸涩,她正想开口,耳边又传来一句低吟,叫她情绪彻底崩溃,眼泪如同河水决堤,瞬间流了下来——
  “我从未觉得你是累赘。”
  小姑娘又哭了。
  喻思弋看着有些着急,眉头微微皱起,还未做出安慰的动作,怀中便扑进了一个人,这个人用力的搂着她的腰,怎么也不肯松开,因为哭泣,身体还一颤一颤的,可怜极了。
  “阿简知道,阿简都知道的,师尊不要再说了……”
  少女趴在心上人怀中,边哭边摇头,声音里带着哭腔,听的人心都要跟着碎了。
  喻思弋本就被忘情折磨的快要昏死过去,耳边还时时传来少女的低泣,又加剧了心魔带来的疼痛。
  绕是她承受能力再强,到了这一刻,也无法坚持下去。
  两人若再抱下去,只怕真的会如遇竹所言,她要活活疼死了,喻思弋轻叹口气,伸出手悄悄握住了圈在自己腰上的那两只手,犹豫片刻,还是将人从怀中推了出来。
  二人身体分开之际,疼痛感也瞬间消减。
  “师尊…”
  少女眼角还挂着泪,满脸都是不可思议,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心上人狠心推开,惊讶之余,目光中还带了些失落伤心,瞧着委屈极了。
  喻思弋果然不喜欢自己了!
  此时此刻,浮现在她脑中的,竟是喻思弋拒绝冯珂时说的那句话——
  “若非要寻个理由,就当是我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好了。”
  原来这句话,是真的。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是不是?!”
  前世今生,在爱情中受到过的所有的苦,全部从心底蔓延出来。
  痛苦与无力感交替出现在心头,似乎在一遍遍的告诉简随心——
  看吧,就算你二人有命定的姻缘又怎样?喻思弋不爱你,永远都不会爱你。
  她终是伪装不下去,无法接着当喻家人眼中那个乖巧懂事的简随心、也无法再变成喻思弋眼中可爱听话的小徒弟。
  前世被冷眼相待,这一世以为得到了幸福却被告知是假的,简随心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喻思弋的沉默,在她眼中也成了无言的认同。
  眼泪倏然止住,少女立在原地,突然轻笑一声,极为渗人。
  喻思弋听这声音有些不对劲,忍着疼痛抬了抬眼,却被身前像是变了个人的简随心惊到——
  眼前的少女,压抑又阴冷,浑身带着一股与身俱来的戾气。
  这不是她所认识这一世的阿简,反倒…像极了前世的简随心。
  “师尊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吧?”
  少女一步一步逼近,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虽然还是往日那张清丽可爱的脸蛋,但怎么看,都不是同一个人。
  “那一夜,师尊与二夫人说的话,阿简也全部都听到了——既然不能确定自己的感情,为什么又要来招惹我呢?”
  少女笑着质问,刚刚才止住的眼泪却又一次流了下来。
  明明是命定的姻缘,为什么每一次都要这样欺骗自己的感情呢?如果注定不能拥有,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给自己希望!
  “在师尊眼中,阿简的感情,就这样不值钱吗?”
  这些话,比之前那些还有要伤人。
  不仅伤了喻思弋的心,也伤了简随心自己的心。
  少女步步逼近,气势凌人。
  喻思弋本就疼的快要晕过去了,听着这些话,更是难受不已,她想开口反驳,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步步后退,最后停在了床前,双腿一软,竟轻喘着气撑着手臂坐了下来。
  如此痛苦表现,若在平日,简随心定能发现其中异样,但今日,她实在是气昏了头,一心沉浸在愤恨之中,竟是没有发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口中的话,也是越说越过分,
  “当年师尊将阿简带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阿简想了这么多年都没想明白,如今看来,是为了阿简身体里这只麒麟吧?”
  “毕竟,那可是天地间唯一一只圣兽。”
  话音还未落下,空气中就响起一道极响亮的“啪”声,简随心脸上也多出五道红痕。
  喻思弋的手微微颤抖,扬在空中不曾放下,多年心意,竟被这样揣测,她的眼睛也跟着红了起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