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当大魔头变成小可爱(重生) 作者:扛锄葬花(上)

字体:[ ]

  《当大魔头变成小可爱(重生)》作者:扛锄葬花
  文案:
  重生后,我把大魔头养成了小软妹——
  喻思弋体质特殊,在灵虚山独居数年,天龛三十八年,她突破大能踏入圆满境,成为修仙界千万年来天资最高之辈,举世皆为震惊,此后便神秘消失,就连喻家家主也寻不到她的踪迹。
  三年后,她再次出现,身后还跟了个瘦小邋遢的小可怜,至于小可怜的身份,却只有重活一世的喻思弋知道,这人正是——
  未来的大魔头,她命中注定的妻,简随心。
  【当大魔头变成小可爱——你才知道她会有多软】
 
  阅读指南:
  1、双重生
  2、(伪)渣攻变忠犬
  3、主体基调甜宠
  4、两女主都是心狠手辣的主
  5、先年上后互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思弋、简随心 ┃ 配角:新文【重生成恶毒师姐的日日夜夜gl】 ┃ 其它:在想
  一句话简介:重生后我把大魔头养成了小软妹
  立意:重生追妻
 
 
第1章 楔子
  楔子
  “魔头,速速将那麒麟魂交出来,我可饶你一命。”
  灵虚山山脚,一个白衣女子手执长剑,面目冷酷,剑锋直指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瑟瑟秋风吹过,系在腰间的白色丝带随风飘扬,美的动人心魄。
  “饶我一命?”简随心浑身抑制不住的颤动,一丝鲜血从唇角泻出,眸中满是震惊与哀痛,“喻思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替天行道罢了,圣兽麒麟本就不该落到你这等魔人手中。”
  那么美的一双薄唇,说出的却是最无情的话,‘喻思弋’将手中的剑往前送了几分,剑尖上裹着一股劲风,刺痛着简随心的心。
  痴心苦恋眼前人五年,恨不得将心窝子都掏出来给她,只盼她能多看自己一眼,纵然世人都说仙魔不两立,但简随心也从未想过放弃,只因她们是命定的姻缘。
  曾被视为珍宝的姻缘线依旧稳稳的系在腕上,红的鲜艳,却如此刺眼,似乎在嘲讽她这五年来所做的一切不过都只是一场笑话。
  五年,就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吧,只可惜,喻思弋她连心都没有。
  珀魂散的药效越来越强,简随心有些支撑不住了,视线越发的模糊,几滴眼泪从眼角落下,闭上眼睛前还在喃喃自语——
  你我是命定的姻缘…
  只可惜‘喻思弋’并未听见,只见她翻手一转,收起长剑,抬步走到昏倒的女人身旁,面色高傲神情不屑,语气尽是鄙夷,
  “已给过你机会,既然你不愿配合,就莫怪我狠心了。”
  说罢便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向简随心后背,片刻后,一块晶莹剔透状似白玉的物体从女子体内浮出。
  这便是世间最后一只圣兽——千万人都在觊觎着的兽魂麒麟。
  简随心修的是魔功,体内魔气与麒麟天生相克,即便她修为已达圆满境高阶,麒麟仍是一团混沌魂体,连原本的模样都看不出来,但小东西已经生出了一点灵识,隐隐中知道自己的主人出了事,在‘喻思弋’手中不断挣扎,想要冲回简随心体内。
  ‘喻思弋’如何会允许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东西逃离?她口中口诀源源不断,一手定住麒麟,另一手从腰间掏出一个白玉香瓶,对着瓶子念了两句,便将那小麒麟吸了进去。
  此后便再也不去看地上的女子一眼,连一个怜悯的眼神都不曾施舍。
  麒麟离体那一刻,简随心就清醒了,疼,全身都疼,仿佛有几百只蚂蚁在从内往外啃食她的身体,压抑了十几年的暴戾之气从体内升起,一条黑金色的烛龙破体而出,天地瞬间风云色变,天雷滚滚。
  ‘喻思弋’满目的不可思议,被眼前一幕震惊——这个魔头居然有两个兽魂!除了圣兽麒麟,体内竟还藏着一条烛龙!
  烛龙?难不成,这魔头就是被冀北简家追杀三十年的不详之女?传闻中那个继承了烛龙的孽种?
  她正欲上前,一道紫雷劈下,恰好落在简随心旁边,将地上劈开一个大坑,一股白烟从坑内冒起,好不吓人!那烛龙对着天空怒吼,龙吟声响彻山头,不一会儿又一道天雷劈下,若不是‘喻思弋’反应快及时闪了出去,这雷恐怕要将她伤到。
  简随心知道自己要活不成了,麒麟离体,烛龙暴戾,自己修的又是魔道,原本呼风唤雨的烛龙,却要被天雷劈死,真是可笑,临死之前,她脑中回回转转,竟又浮现出喻思弋的脸。
  眼睛闭上的一瞬间,她终是承认,她后悔了,若有来世,她定不会再招惹这个没有心的女人。
  最后一道天雷劈下,精准无误的落在女子的身体上,不过瞬间,她的身体便化为齑粉,一阵风吹过,粉末飞扬,从此世间,再没有简随心这个人。
  ——————
  ‘喻思弋’躲在一旁静静看着,直到简随心被最后一道雷劈中才从树下走出,白玉香瓶中的麒麟感觉到了不对,挣扎的愈发厉害,几乎要冲破瓶口,她只得往瓶口又贴了几道符,才将这小兽堪堪压住。
  天生异象,方圆百里的道修与魔修皆注意到了,更何况这灵虚山的主人。
  腕间的姻缘线缠的越来越紧,终于在最后一道天雷落下时崩断。
  喻思弋如同往常一样在房间内打坐,心绪却始终无法平静,让她苦恼半生的姻缘线彻底消失,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屋外狂风暴雨大作,她心中愈发不安,待那雨停后终于从屋内冲了出来,直奔山脚而去。
  方才几道紫雷劈过,山脚被砸出好几个大坑,喻思弋步子一顿,走到那坑前痴痴站着,胸中莫名浮现出一股难言的哀伤疼痛。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