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撕裂心跳gl 作者:清途

字体:[ ]

 
  文案
  “等游戏落幕,我们就复婚吧”
  一、心脏病些微炸毛v稳重宠妻无度
  二、前期游戏中的世界,后期现实世界。
  游戏背景是病毒肆虐下的城区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绯靡0,苏珩芷1 ┃ 配角:N++ ┃ 其它:无
  一句话简介:羁绊
  立意:成长与相守,只有晚到不会迟到
  ==================
 
 
第1章 
  X020年。
  一种×病毒横行无忌,在启阳市任意肆虐,新闻报道的死亡数据呈增长式,铁轨一开有去无回。
  病毒肆虐三个月后,启阳市抗击×病毒效果显著,活体疫苗研究稍有进度,但处理死尸方面却是捉襟见肘,死亡人数不可估量,能想出解决的办法但是效果模糊。
  对此,历时七天的座谈会,终于下放结果。敲定的最佳最稳妥的方案,尸体隔离。
  而死亡人数最多的韶阳区则算无遗漏地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尸城。
  活人对此避而远之的地方,倒成了地下生物潇洒快活的天堂。
  几个月积压的阴云笼罩下来就再也没散去过,这片城区成了四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停尸场。
  一条幽深血腥的街道,尸骨成堆的偏僻一角,蝼蚁开会似的群聚,旁边竖着个歪歪斜斜的黑色石碑,还好死不死地缺了一角。
  上面踩满脚印,脚印下苍劲有力地刻了婉若游龙的几个字——谢绯靡之墓。
  右下角还竖有一排即小巧又工整的小字,“前妻苏珩芷留”。
  “苏珩芷!你真是个神经病!”
  谢绯靡停在墓碑前,刚骂完就扫视四周,入目是灰败的一切。
  她猛一抬脚,将原本就歪的七荤八素的石碑踹的更歪了,连踹几下,石碑只是歪,从始至终都没有倒的意思。
  这踹的不倒不说,还把自己踹的平白费力,雷霆怒火骤起。
  “踹它有意思吗?这么想踹,你不如来踹踹我?我能倒,不仅倒地上,还能倒床上。”
  谢绯靡身后跟过来一个人,宝蓝色的西装,领带打的精致又工整,甚至左胸还别了一个带白色羽毛的胸针。
  那张脸似乎还是以前的模样,只是略微脱形,眼眶下陷,可能是最近吃的少了。
  这一些看在谢绯靡眼里,却是统一的深灰,脸色清晰可辨是微白。
  他们已经死了,只是不知出于什么缘故,看别的东西都是灰白黑,而人的脸、眼睛、皮肤一概是本原色。
  譬如她谢绯靡,皮肤生前发白,于是死后便是如此,而面前这个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就是生前的靳沛残的本原色。
  谢绯靡不想跟他搞调弄的一套,抬脚又踹了几脚石碑,忽撇过脸来看他。
  “跟过来干嘛?难不成怕我翻越栅栏从死亡区跑了?”
  谢绯靡四处找石头,把石碑砸了。
  靳沛残一边看,一边轻笑出声。
  见人砸完,他单手插兜,从口袋掏出了一张卡片,迈着一字步过来,临近了,又捏着卡片的一角挑起谢绯靡的下颚。
  “或许,你该去看看,憷场街那边新扔进来一具尸体,还喘着半口气儿,活生生被他们吓死了。”
  谢绯靡捏过那张卡片,没理会对方的话,她知道靳沛残说的“他们”是谁,不外乎是最早宣告机体活动全无而被扔进来的死尸。
  曾经韶阳区位以权为尊,现在不过是跟地下赌场大相径庭,活像个谁死的早谁拳头硬的谁称王一样。
  但有些人靠生前的人际关系,所以韶阳这座无人区被无形分成了东西两极。
  往东憷场街,实力比拼,拳头为大,进去的尸体不外乎经历一场碾压身骨的豪打,但多半中途就俯首称臣了。
  往西是掸悸街,也正是他们所处的地方,是生前一些上流高端人士、社会精英聚集活动的区域,尸体与尸体之间相处和善友好。
  谢绯靡遥借天光,堪堪瞧清楚上面的灰色字体,一板一眼地写了四位数字和一个名字。
  “7434,谢冷心。”
  谢绯靡佯笑起来,“你找她拿的?你是爱她还是爱我啊?!”
  靳沛残懒散地环抱胸口,撑开一只手兴味阑珊地摸着下巴,瞧了她一眼。
  “你吧。毕竟我想跟你好。她只是值得上。”
  谢绯靡淡笑,没说话。
  名片上的谢冷心是谢绯靡继母的女儿,比她小两岁,死时她二十,谢冷心刚好十八。
  常言道,十八一朵花,谢冷心这朵白莲花还没开就死了,可是谢绯靡不可惜,甚至觉得这样的死法太过简单,起码应该遭多人践踏、凌/辱、轮/干一番,再死才好。
  谢冷心就是司双凤和谢郑铭的种,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靳沛残的小情人。
  谢绯靡想起这层关系,忍不住反胃,不淡定地问:“你怎么会和她搞到一起?”
  靳沛残踢开脚边挡路的破皮油桶,发出惊天的咚地一声,软舌舔过一圈贝齿:“呵,我跟她搞在一起怪谁?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谢绯靡轻哼一声,脑中搜刮记忆:“不知道,爱说不说。”
  靳沛残讪笑,当下一触鼻头,顺势抬手揉了一把曾经是微黄的短发。
  “还不是对你求而不得,去酒吧浪,喝酒喝大了,一不小心就被那小白莲捡回家了。一觉醒来,那浑身吻痕的,我不承认都不行。”
  谢绯靡咋舌攒眉地“哇哦”一声,对这可歌可泣的遭遇进行点评,她一拍靳沛残的肩膀。
  “谢冷心女袭母志,实打实的交际花,阅览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要是她让你负责,那我可得劝你小心,别遇上仙人跳了吧。”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