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在昼而为影+番外 作者:门庆姓西(中)

字体:[ ]

 
第59章
  车驶出澜庭名墅的大门, 直接往南驶上开阔的大道, 与隔壁云山墅区的小区大门相去甚远。
  “去哪儿?”
  “南郊, 外婆家。”
  陆林钟讶异地看着安槐序,这么一来,她备下的礼物就有点轻了, 总觉得贸然上门拜访,真的有些不合适。
  “以往中秋节都是两家人一起过的,今年爷爷奶奶出国了,还没回来。”安槐序顿了顿从后视镜里瞄了陆林钟一眼,温声抚慰道:“刚刚不是说了么,我家媳妇上门没有准备礼物的规矩, 我外公外婆都是很好的人,你不用太紧张了。”
  安槐序的外祖父家住着一幢老式的三层院墅,用栅栏围起来, 前庭后院, 院里种满了花花草草,被打理得雅致温馨, 南郊这边多是这样的院墅, 怡情宜居。
  安槐序把车停在不远处, 没有立即下车。
  “怎么了?”陆林钟含笑看着她。
  “再等等,我再看一眼你的履历。”安槐序揪着陆林钟的袖子,背课文一样复述陆林钟光辉的人生履历,学历、家庭关系、荣誉奖项、事业成就。
  陆林钟家里的公司近年来主要拓展海外市场,两年前, 陆林钟的父母大有放手国内市场之意,同意了致天的收购。
  安槐序忍不住问道:“既然你有这条件为什么还留在终玄的公司里当副总?”
  陆林钟扬唇,“你觉得为有野心的人做事和成为有野心的人,哪个更累一点?”
  她是从心底欣赏许终玄的,许终玄年纪轻轻,却具备不俗的能力和手腕,若能在有能力的上位者旁做引路人,助有野心人成大事,更有意思。
  除此之外,她在致天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如果当时她拒绝聘任,就不会有机会再遇到身边这个人了。
  安槐序没有再提,反复问:“我背对了没?”
  在她眼里,陆林钟的这份履历和陆林钟的脸一样,那是相当漂亮,所谓捡到宝就是这种感觉了!
  “对了。”陆林钟语气温和,眼角微微一扬,就翻起潋滟的水光。
  天幕酝酿成了酱紫色,道路两边的路灯一瞬间装点整个城市。
  安槐序握着方向盘,侧头凝眸看着陆林钟,陆林钟的皮肤细腻,看起来如白色骨瓷般,妆容精致稳重,外貌风情优雅,可以打满分!
  衬衫熨帖,长裤笔挺,外面的薄风衣利落飒爽,衣品也可以打满分!
  陆林钟侧头回看着笑眯眯的安槐序,无奈道:“你都看着我笑了一路了。”
  “这恰恰说明了你超好看,才会让人百看不厌。”
  “嘴里抹了蜜。”陆林钟抬手刮了一下安槐序的鼻尖,示意她开车进去。
  安槐序将车停在院落,拉着陆林钟的手,轻轻握紧:“要见公婆了,你怎么不紧张啊?”
  陆林钟眨眨眼睛:“我有实力,全靠临场发挥也能拿高分。”
  “陆副总你真是毫不吝啬对自己的夸奖。”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说这话,可信度确实不高。可陆林钟几乎是完美的,如果非要从鸡蛋里挑骨头的话,陆林钟在待人接物方面有时表现得太过自信了。
  她们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她觉得陆林钟身上那份自信就像耀眼的钻石,无法逼视,总想回避。现在想来,吸引她的,恰好就是陆林钟所具备的这种自信。
  自信对于很多人来说,像奢侈品。
  安槐序敛了敛眸,看着灯影从陆林钟身上纷纷掠过。
  月华如水,院落外传来一阵谈笑,蒋慕瞥见厨房窗户外两道人影,招呼安诚言过来看好燃气灶上正在煨着的紫砂煲,蔚然道:“可能是小序带着终玄来了,我去看看。”
  她含笑打开大门,走下台阶,心想还是得念叨两句,之前打电话明明交代了中秋节要早点回来吃团圆饭,竟然这么晚才带着人回来。
  蒋慕一眼看到远处走在安槐序身边的人,长相明丽,气质沉稳,仪态优雅,眼底划过一丝惊艳。再定睛一看,衣服饰物注重细节,品味不俗,举手投足散发天生的贵气,家境应该十分优渥。
  两个人十指相扣,并肩站在一起走向她,蒋慕眼底的笑意渐渐淡了,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妈,这是我女朋友,陆林钟。”安槐序手上的力道紧了紧,对蒋慕笑道。
  “阿姨,您好。”陆林钟得体地弯了弯唇角,将手上的礼盒递过去。
  蒋慕沉默了几秒没有接,轻声说:“先进去吧。”
  陆林钟仍旧托着礼盒,只是眼里发亮的星子黯了黯。
  安槐序把陆林钟的东西接下来,拉了拉她的手,温言道:“先进屋。”
  两个人踏着客厅里透出来的暖黄色灯光一前一后走了进去,屋里气氛融融,坐着两位鹤发老人,朝门口看过来。
  “小满回来了?”
  “外公,外婆。”安槐序把礼盒放在玄关,远远和老人打招呼。
  陆林钟笑着冲安槐序挑了挑眉,小满?是小名儿吗?这么可爱的小名儿啊?
  她薄唇轻启,对着安槐序吐露了两个气音:小满?
  客厅里柔黄色的灯光洒在陆林钟的笑颜上,弯起的桃花眼把那抹散漫玩味的笑意晕染到极致。
  安槐序咬咬唇,陆林钟是在笑她的小名儿难听?幼稚?可是陆林钟的眼神看起来那么柔软,还是在说她的小名很可爱?
  蒋慕把两人引到客厅,对老人介绍道:“爸、妈,小序和朋友回来了。”目光在陆林钟身上多停留了两秒,她希望这个年轻人明白她的意思,在老人面前把握好分寸。
  “小满的朋友?”外公和外婆一齐看着陆林钟。
  安槐序把陆林钟往外公外婆面前推了推,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外公,外婆,她叫陆林钟,她不只是我的朋友,她是——”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