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哀江南+番外 作者:虚海

字体:[ ]

 
  文案:
  【已完结/平安时代】
  哥哥藤中纳言在藤权介幼时,遭受了一场惨无人道的灾难,容貌因此丑陋不堪。可改变的似乎不止外表,曾经善解人意的性格也变得暴躁易怒,甚至对家臣拳脚相向。
  丑陋的容貌成为哥哥的枷锁。哥哥在朝堂上遭人耻笑,追求异性传为笑柄,身在家中也要被父亲厌弃。
  藤权介在汹涌澎湃的流言蜚语中日益长大,原本对哥哥的同情,一点一滴化为耻辱。
  自己比任何一人都期盼着这位丢人兄长的逝去。正在这个时候,为了自救的哥哥,孤注一掷地求助来历不明的诡异巫师。苦心钻研下,巫师拿出一种据说能够拯救容颜的“药”。
  可哥哥真的能得到解脱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异国奇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藤中纳言 ┃ 配角:预收《百分百胜诉律师》,《[希腊神话]太阳国》 ┃ 其它:平安时代,平安京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唯一的光明,唯一的黑暗
  立意:人不可貌相
 
 
第1章 (一)
  从大内里到中御门大路一条的小野宫这一段路,虽说那时的京都流行乘坐牛车的一种风雅,大可拿这不足五里的路途做一些文章。可轮到藤原小野宫流的公子,总要令那辆虚张声势的牛车独自先行。自己呢,将端庄的冠帽换成一顶纱帽或者斗笠,到人群里去。
  因为指贯挨着地面,行走并不是非常便利。古时穿着这样行装的人并不会轻易下到土地上走路,于是这样的一身衣服,在招摇过市之后,便落下一个满身泥土的结果。
  藤原公子的父亲,是高官显爵的太政大臣;母亲是天皇的妹妹,因为居住在春日小路的宇多院中,被叫作宇多内亲王。藤原公子从前是个严苛固执的参议,因是那样廉洁奉公与不知变通,总难免要得罪一些权贵。这样的一名贵公子,如今身居中纳言的要务,只身一人到市井里去,实在教人觉得难以想象。可若要说这名纳言因为一个莫大缺点而生出的变故,教他变得有些疯癫,便显得合理了许多。
  稗官布衣都说,他有丑陋的面貌,惊悟了内里的女官,又招来皇宫的警卫,从而把一件男女之间的私情闹到尽人皆知的地步。以至于从此以后,下朝就匆匆离去,牛车里也不敢答应其他的贵族的招呼。
  于是想当然的,都认为藤中纳言尽管有诸多不便与为难,总是影响不到那份步行往来的执意。他又时常担惊受怕,唯恐同僚下属来发掘这个无关大体的秘密。不论是丑陋的面容,还是与女官的误会,哪一件可作为京城的饭后谈资,流行一段时日。又合情合理的,有恶人从中作梗,一鼓作气地教藤中纳言一病不起,或是作出一些不敬的举动,以至于被流放抱罪,从此不能升殿议政,那么才叫好事一桩。
  藤中纳言呢,除了近来时常出入街坊邻里,有时也要拜访一座鸭川边的神社。藤原家的二公子,升迁为参议的不日,便被委任伊予国权介的职务。这一名藤权介,平时便分外关切兄弟的言行举止。藤中纳言若有什么反常的行动,譬如这样频繁的神出鬼没,自然也会引起他的注意。
  时常在中纳言的不辞而别后,也偷偷差遣一些杂役尾随。一来二去,自然得知鸭川神社的消息。就在仆人的带领下,也跟随藤中纳言来到神社面前。在西京的南面,一个远远望去,夹在深蓝河川与月白天空之间的建筑。可那鸟居并未用朱漆修饰,一时间很难在遍地黄土与白雪般芒草的旷野里分辨它的模样。
  藤权介心中泛起愁绪,想到一位公卿,到了要屈尊就卑地步行回家的地步,说出去的话业经贻笑大方了。何况那样一位中纳言呢,本对仪表言行有着过分的要求。一夜之间竟变得总爱出入集市郊野,迁就自己邋遢不堪的模样。是这座神社的妖魔在作祟,教他的兄长受了无端的蛊惑么?
  思及此处,藤权介也就怀揣怨恨,拳头紧紧地攥起,將草地踩得砰砰作响,一步一踱地地到神社的面前。忽然听见隐约的说话,哪里还顾得上因为怨恨而生出来的气势。急急忙忙退出几步,钻在一丛芒草的里面。
  可腰上的御剑在空中打了个旋,弄出叮叮咚咚的动静。藤权介吓得浑身一震,蓦地往鸟居那边窥上一眼。分明有人在看他似的,却娓娓送来相安无事的说话声:
  “可我为什么,还是找不见她呢?……我那时分明见到了那个女人,带着忧怨破碎的神情,好像要把我的魂灵也望穿了,穿透俗物尘世的眼睛。”
  比话里的那双眼睛还要哀愁的情绪,不禁让两旁随从也揪紧了心脏。啊,这样的声音,是兄长在说话,藤权介想着,心里的怨恨不知为何地高高垒起。
  “可是为什么不见了?分明见过一次,却像是要刻意躲避,再也见不到了。尽管我日日夜夜地寻找,一次也没有见到。”
  说道这里,筚篥似的嗓音停止了。那声音的主人或许正立于神社的深处,眼睛投向远方,并不怜惜那水天一色的美景,唯独把目光放置在挨着灰土的芒草林。兄长正毫无意识地看着他呢,藤权介如此猜测,心里横生出一种推波助澜的未知力量,教他肯定地将这一幅设想作为实际。
  另一个指甲刮木板的声音,答非所问,不甚清楚地穿进芒草里,“你能把那个面具,摘下来看一看么。”
  且要知道,在这样神社任职的神官,按京官来算,给一个从六位的冠位,就要感恩戴德地叩谢皇天后土了。面对京城来的公卿,哪有不像狗一样地讨好奉承的,即使不忘图借机发达,也要有点身居贱位的本分。
  可现在这叫什么话呢,这个混账。这样无礼与不逊,就算是一般的通贵也不能容忍。哥哥为什么不作反应?藤权介的两只拳头不知不觉攥得通红,心里又想,这种不着四六的神社哪里还有供奉的必要啊?不日之后我便派人前来推平这个可笑之地。可这一会儿里,藤权介的双腿却微微打抖,三番五次也站不起来。原来心里的另一方面,又在奇怪地压抑原本横生而出的愤怒,坚持要他疲软地继续聆听。
  这个时候,雪白朦胧的鸭川上空,飘落下来零星的雨滴。那一支哀婉动人的筚篥,唐突地没了动静,他的兄长因不再理会藤权介心中的那位“妖魔”而长久地沉默。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