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臭臭的呆头鹅

字体:[ ]

 
 
文案
 
一个是表面成熟内心幼稚的女扮男装太子,
一个是生性冷清貌若天仙的丞相之女,
本是错过的有缘人,奈何一朝回到缘起时,纵不可再缘灭!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梦中犹记得。。。。。
4岁的岑云兮:小哥哥,你还会记得我吗?
6岁的南宫飞扬:会的。
4岁的岑云兮握着玉箫:那你会来找我我吗?
6岁的南宫飞扬:会的(内心: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
十四年后
20岁的南宫飞扬:兮儿,哥哥带你飞!
18岁的岑云兮:你是谁?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宫飞扬,岑云兮 ┃ 配角:赫连云歌,裴语璇等 ┃ 其它:重生,古代架空,百合
 
一句话简介:专一宠妻攻 X天仙腹黑受
==================
 
  ☆、第一章  莫非梦一场(修)
 
  南华国  乾清宫
  这里是南华国历位皇帝登基的地方。
  这一天,南武元年,三月初六,南宫羽寒登基,成为南华国皇帝,南武帝。
  整个南华国似乎处于一片欢喜的气氛中,与之格格不入的是,一众侍卫丫鬟将皇宫西南侧一处的破落宫殿,围了个水泄不通。
  魏芷晔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宫飞扬:“太子殿下,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六公主,别让臣妾难做,乖乖喝了这酒,毕竟是‘新皇’的吩咐……”
  南宫飞扬浑身发冷,抬手推她,“出去,让南宫羽寒那个骗子来见本宫,否则本宫不会喝。”
  魏芷晔甩手挣脱,南宫飞扬缠绵病榻多年,力气哪里及得上壮实的魏氏,直接摔下床来。
  魏芷晔呵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物,“六公主何必呢?六公主可识得此物?”
  她就知道这个假男人谨慎,不会轻易相信她的说辞,还好皇上早有准备。
  南宫飞扬尚未起身,视线就被魏芷晔手中的玉箫吸引,她的脸色骤然惨白。
  那是——她六岁时被绑时,送与和自己一同被关的小女孩的玉箫。
  他当时明明允诺过自己,会帮自己好生找到她,眼下却……
  呵。
  南宫飞扬紧咬下唇,费劲力气往外爬去。
  魏芷晔一招手,立即有两个婆子将南宫飞扬拖拽到床边。
  南宫飞扬奋力挣扎,“放开我!”
  一干丫鬟婆子都冷眼旁观,对南宫飞扬的乞求无动于衷。
  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魏芷晔微微一笑:“臣妾,拜见皇上。见过云姐姐。”
  “爱妃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
  “是。”魏芷晔咬了咬唇,恨恨地看了云兮一眼,领着一群丫鬟婆子转身朝外走去。
  昏暗的大殿之中透着点点血腥味儿,南宫飞扬屈膝坐在墙角,目光呆泄地看着前方,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双明黄色的靴子,她才缓缓抬起头,凌乱的发丝遮挡住了她绝美的容颜,唯独流露出的那双眼眸,已经再无曾经的光泽。
  “朕的好妹妹,喝下这碗毒药,父皇的死,朕才能给大臣们一个交代。”男子淡漠地说着,对着身后招了招手。
  “赐酒”,随着一声尖锐的叫声,一杯透明无色的毒酒递到了南宫飞扬的面前。
  南宫羽寒无情的话并没有激起她眼中的一丝涟漪,却在看到那杯毒酒时,她勾了勾唇,似自嘲,又似解脱。
  脑海中浮现出这一世的是是非非,回忆着自己这短暂的一生,贵为太子,却身中剧毒,这一世她错信了人,落得如此下场……
  这与她喂梓言喝的,是同一种毒药吧,是想制造一个她畏罪自杀的景象吗?不但抚平了众人的口舌,还保住了他皇位的名正言顺?
  不愧是南宫羽寒,果真是好计谋。
  这是她的哥哥,她一度地以为他是她生命中的救赎,知她是女儿身,知她身中剧毒,还依然辅佐她,尽心尽力地帮自己找那个心心念念的小女孩。
  然而可笑的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从一开始她就是他的棋子,她利用自己夺得皇位,利用自己霸占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
  而梓言,想到梓言,南宫飞扬心中猛地一痛,那是这世界上最忠于她的人,却是死在了她的手中。
  她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日,她亲手将毒酒递到他的面前…
  “梓言,喝了这杯酒,本宫既往不咎。”
  “殿下,喝了这杯酒,您就会相信臣吗?”
  “当然。”
  “殿下,一定要记得臣的话,寒王在利用你,勿要信他。”
  那一瞬,她真的有了想要阻止他的冲动,可是他就像是有预知一样,不给她后悔的机会,将那碗毒药一饮而尽。梓言,你一定是知道我会后悔,所以才以此惩罚我的对吗?
  南宫飞扬微微抬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梓言,你说的对…
  而她此刻略带绝望的表情,却被南宫羽寒误以为她是在为他的胜利而伤心,这大大地满足了他作为胜利者的虚荣心。
  只见南宫飞扬再次看向那杯毒酒,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看南宫羽寒,接过酒杯便一口饮下。
  天生的皇族气质,就算在此刻,也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南宫羽寒看着地上自己那所谓的弟弟,心里的恨意越来越深,明明死到临头,依旧挺直着背,掩饰不住她身上的高贵。
  南宫羽寒弯腰在她耳畔说道:“知道你输在哪里吗?身上的毒,滋味怎么样?难为你熬了这么多年。”拍了拍她的脸,继续说道:“朕也不是没帮你,朕帮你找到了你想找的人,可是你一个女人,能给她幸福吗?你得感谢朕,朕娶了云兮,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当年那个小女孩就是岑相的千金岑云兮,朕的表妹。她以为朕就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那支玉箫你看到了吧?她说那是朕和她的定情信物!”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