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第一执行官[快穿] 作者:煮个甜粽(下)

字体:[ ]

 
 
第108章 下一个世界7
  “喝点水。”柏坠把玻璃杯放在阮沁面前,“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们俩跟个傻子似的在楼下吹了一阵风,H城白天很热,夜里的风却是凉快的很。
  阮沁缩成小小的一团坐在矮凳上,她抿了抿嘴拿起桌上冒着热气的温水,冰凉的手有了点温度,她低头小小的喝了一口。
  “你上次不是说……”她想了一下措辞,道,“你不喜欢女人,我想了挺久的。”
  她抬眼打量了这窄小的出租房一眼,白炽灯光照射着杯中微微荡起波澜的水,她道:“我想通了,其实我也没想和你谈恋爱,我就是喜欢你,你不给回应也好,不理我也好,都没关系的,我今天、今天就是看你一直不接我电话--我就想和你说清楚,你能不能别老躲着我……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缠着你。”
  阮沁满脸的真诚,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阮沁低头拿出手机一看,忽的恍然大悟,她皱眉苦恼的偏了偏头。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阮沁弓着腰去了阳台,隐隐约约的谈话声从外面传进来,阮沁听起来很是无奈。
  “我知道了。”
  “哎呀我都成年了,你能不能别老管着我啊。”
  “马上回马上回。”
  “知道了……”
  打完电话,阮沁手机揣在胸口,“我得回去了,我哥真是烦死了。”
  柏坠起身:“我送你下去。”
  “不……”她刚要拒绝,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改口道,“好啊。”
  从门口走到电梯,再从电梯下到一楼,整个过程用时非常短。
  “你……等一下。”阮沁叫住转身要回电梯的柏坠,小跑到他面前。
  “我听说陆家在为难你,我--”阮沁犹豫了一下,长达一分钟的沉默。
  柏坠淡淡道:“谈不上为难,你早点回去吧,别让你哥担心了。”
  清冷的嗓音说着关心人的话也是带着凉意的。
  阮沁咬着下唇,从包里拿出一张邀请贴:“过两天盛行要举办一场拍卖会,到时候会有很多名流前去,包括服装设计界的前辈,还有……陆家,邀请贴给你,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就扔了吧。”
  阮沁把卡塞进柏坠的手中,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她启动车辆,行驶了两米,又打开车窗探出脑袋,道:“我先走了,你下次不许再躲着我不接电话了,拜拜。”
  车辆嗖的一下没了影,融入到了沉沉的夜色之中。
  邀请函上写着时间和地点,在两天后的下午两点,柏坠把邀请函收好,去他自然是要去的,好不容易有了能够接触到陆辰旭的机会。
  两天后,盛行大礼堂经过精心的设计,连门口都是格外的别致,柏坠穿上西装革履,把邀请函递给接待员。
  内场光线明亮,桌上摆着水果、酒和甜品,分为了好几个区域,柏坠来的算早的,不过有人比他来的更早。
  “嘿!”柏坠肩膀被人一拍,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跳到了他面前,“你来啦。”
  阮沁脸上挂着笑,头发盘了起来,脸侧留着两撮卷发,一袭白色的长裙格外修身,将她身上的优点尽数展现出来。
  “你今天很漂亮。”柏坠疏离的笑着打了声招呼。
  “那是。”阮沁仰起头,挑眉应下了他这声夸赞,“我刚才看到了好几个搞服装设计的前辈,我带你过去打个招呼吧。”
  “不了。”柏坠拒绝道,他来这的主要目的也不是结识这些前辈,不过他嘴上说道,“不用太着急。”
  “也是。”阮沁在他身旁应道,两人在这说了会话。
  没一会一个二十七八面容沉稳的男人径直走了过来,他先是冲柏坠点了一下头,然后对阮沁道:“跟我去和李叔叔问个好。”
  阮沁一张小脸皱成一团:“我不想去。”
  男人加重语气道:“阮沁。”
  阮沁顿时就缩回了抗拒的想法,委屈巴巴的说:“走吧走吧。”
  两人转身离开朝另一个方向去了,男人正是阮沁的哥哥,向枫,两人并不是亲生兄妹,向枫是阮沁父亲兄弟的遗孤,自小就生活在阮家,比阮沁大五岁,两人关系如同亲兄妹般要好,也是以兄妹的身份相称……
  要不是柏坠察觉到了向枫刚才对他的丝丝敌意,他说不定还真信了这番说辞,原身和向枫交集不多,向枫步入社会多年,什么鱼龙混杂的人没见过,对情绪的控制也是相当的好,但他刚才竟在柏坠面前流露出了敌意。
  他眯了眯眼,说起来,他常接单子的那个网站,正是向枫名下的公司所创的。
  向枫年纪轻轻,却极有手段,一毕业就接手了父亲留下的产业,刚上位还清理掉了不少有异心的人,后又带领着公司节节上升,眼光独到,年轻有为,他的风头也不下于化欧集团的陈樊。
  拍卖会开场前,柏坠吃了点水果垫垫肚子,到了时间,他随波逐流入场坐下。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个物品被富商拍下,柏坠扫过前面人的后脑勺,在其中寻找着陆家夫妻和陆辰旭的背影。
  台上出现了一个戒指,是国外一名有名设计师的作品,名为“绝爱”,这位设计师已经去世,戒指也成了绝版,即使不戴,也很有收藏价值。
  随着一声声抬价,戒指的价格被抬到一个惊人的高度,在下一声叫价之前,柏坠终于找到了陆父的身影。
  他坐在左边第三排的位置,柏坠能看到他的侧颜,陆父身边坐着一个年轻女人,不是陆母,两人时不时会侧头交流两句,而陆辰旭并未坐在那。
  “两千万。”又一道声音响起,对于这个戒指本身的价值,这个价格是有点过高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