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关爱人类的正确方法 作者:御小凡

字体:[ ]

 
  文案:
  隔壁那个养了一只猫的男人,看起来有点奇怪?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幸,张锐宇 ┃ 配角:咪咪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隔壁那个男人养了一只猫
  立意:撸猫需谨慎
 
 
第1章 
  ——喵。
  阮幸耳朵一动,停下脚步,朝垃圾桶看过去。
  这条小巷前面就是夜宵一条街,不止晚上,下午也会营业,生意爆好。因为这一片都是老街区,所以才会在这里摆上几个垃圾桶。
  阮幸前段时间才休了长久回了趟老家看望父母,今天上午回宠物医院交代了些事,下午就先回来了,这时左手还拿着一串烤排骨,走到靠近垃圾桶的地方蹲下:“咪咪?”
  过了几秒,有个声音弱弱地再次喵了一声。
  阮幸脸上不自觉地露出笑容,毫不在意垃圾散发的微妙味道,又靠近了点,嘴里发出“啧啧”的声响,把瘦骨嶙峋的流浪猫逗了出来。大概是他身为兽医的职业天赋,对小动物都有很强的亲和力,那猫看了他片刻,便甩着尾巴怯生生地挨了过来,盯着他手里的烤串,想要去嗅。
  “这个你可不能吃。”阮幸从兜里掏出个小自封袋,里面鼓鼓地装着动物零食。这是他养成的习惯,平时都会带点他们店里的天然口粮在身上,无论是碰到猫啊狗啊都可以投食。
  小猫低头闻了闻,张口便吃,显是饿了许久了。
  阮幸是个资深的毛绒控,看到毛茸茸的一小坨在自己面前就想摸,但这些流浪猫都是很警觉的,肯定会躲开。他不想打扰到小猫,只好克制住自己的蠢蠢欲动,安静地蹲在一边看它一口口吃完。
  “好啦,今天只有这么多。”阮幸笑眯眯地冲它道,“明天再带给你。”
  他站起来拍拍裤子,手里的烤串已经冷透了,而且在这地方待了这么久,一点胃口也没了,只得忍痛地扔掉。
  好歹也算一个医生,烧烤本来就不健康,少吃点就少吃点吧。
  想着明天再多带点宠物口粮,阮幸爬了四层楼梯到了自己租的房门前,掏钥匙开门。他钥匙链上一串长相相似的钥匙,对了好几个都不是对的。
  “下次要把家门钥匙单独拿出来才行……”他自言自语地说话,借着外面透进来的自然光辨着手里的钥匙,忽而听到喵的一声,疑惑地转头,后背下意识碰地贴到门上。
  实在不能怪他被吓到,明明刚才上来时前后都没有人的,而且阮幸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可这时对门门前已经站了个人,察觉到他的动静,正万分不悦地看向他。
  那人身材高挑,冷着一张俊脸,右手拎着一个简单的行李袋,左手居然抱着一只猫。刚才那声喵肯定就是这只猫发出来的。
  看到这只猫,阮幸的情绪一下就缓和下来,天底下没有抱着猫作案的罪犯:“不好意思哈,我刚认真找钥匙,没注意到你什么时候来的,所以陡然看到,有点被吓到了。”
  那人没吭声,撒手把猫一放,那猫身姿轻盈地跃下地,虽然是看不出品种的土猫,可一身土黄色的短毛在灯下油光水滑,几乎要反光,看上去超级好摸。
  阮幸盯着土猫懒懒地甩了甩尾巴,回过神来发现对方手里拿着把钥匙:“哎?你住这里吗?”
  对方打开了门,看了阮幸一眼,矜持地道:“我租了这里的房子。”
  “哦,你好你好,我住你对面,我叫阮幸。”阮幸身为一个喜欢小动物的人士,对于所有养宠物的人都有天然好感,即使对方态度生冷,他却不在意,在他认知里,能养一只这么可爱的小动物的人,内心某一处一定是柔软的。
  阮幸往前走了两步,近距离欣赏这只土猫的美丽身姿,“你这猫养得好好哦,今年多少岁啦?是弟弟还是妹妹?叫什么名字呀?”
  他兴致勃勃地一抬头,没想到男人陡然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惊讶得很,皱起眉头的样子像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
  难道是刚才在垃圾那边待太久了?
  阮幸有点尴尬,不自觉地也后退了一小步:“啊,那个……”
  他正想告辞,赶紧回家洗澡,本来在地上伸懒腰的猫猝不及防地叫了一声,如所有猫科动物那般弹跳力极好地从地上跳到了阮幸身上。
  阮幸本能地用手抱住:“哎?”
  这猫到了他身上毫不认生,猫头探来探去,在他身上不停嗅着,使劲往他身上蹭,竟然显出一股亲近来,让阮幸特别受宠若惊。他是知道大多数猫是对人不太热情的,没想到自己这么招这只猫主子的喜欢,内心骚动得很,在主人没发言前就摸了上去。
  粗粗一算,阮幸当宠物医生也有五年了,手里经过的毛团们不计其数,要给动物们做各种检查。动物们不像人类,无法交流,只能靠肢体语言和语气里的情绪来安抚他们。因此阮幸除了说话越来越温柔外,在多年行医经验里更是练出一手顺毛神技,专治各种猫狗不服,这一摸上去,把这猫伺候得喵喵直叫,眯着眼睛瘫在他的手臂里。
  阮幸也很陶醉,这猫好可爱哦,摸起来好舒服……
  啪嗒一声,引得阮幸朝前看了过去,未来邻居手上的行李袋掉在了地上,不知为何脸色异常奇怪,那是混合着吃惊和难堪的复杂表情,非常的动摇,他一句话也不说,手脚利落提起行李袋,伸手揪着猫脖子后的皮毛把猫逮了回去。
  那猫在他手中非常挣扎,喵啊喵啊的叫,挠了他好几下,毛都乱了,看得阮幸心疼,止不住劝:“你轻点,猫的脖子还是很脆弱的。”
  那人回头瞪了阮幸一眼,他的虹膜约是颜色偏浅,这个角度里刚好被光线直射得透亮,仿若是金色的。
  在阮幸仔细看之前,他就踏回自家大门,使劲关上了门。
  ——怎么回事啊。
  阮幸对着冷冰冰的防盗门,摸不着头脑,只觉这人真怪,是不喜欢自己的宠物亲近其他人吗?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